楊福泉:單一文化很難促進社會繁榮

——專訪民族學專家楊福泉教授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026 次 更新時間:2016-07-26 17:44:34

進入專題: 少數民族   民族學   納西族  

楊福泉 (進入專欄)  

  

   編者按

   近日,中國民族學會副會長楊福泉教授就少數民族文化、少數民族經濟發展、民族關系、“國學熱”等問題接受了愛思想網的專訪。楊福泉教授長期從事納西族語言和東巴文化的研究,對云南各民族當代的發展也很關注,對國內的時政熱點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現將訪談整理如下,以饗讀者。

  

   訪談學者:楊福泉,愛思想網專欄學者。云南麗江人,納西族,文學學士、歷史學博士,曾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從事博士后研究;曾任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現任中國民族學會副會長、云南納西學研究會會長。研究領域包括民族學與人類學、納西學、民族文化的?;ご械?。已經出版的著作有《東巴教通論》《納西族與藏族歷史關系研究》、《納西族文化史論》、《灶與灶神》、《火塘文化錄》、《玉龍情殤:納西族的殉情研究》、《多元文化與納西社會》等31種;另著有《麗江歲月與海外萍蹤--楊福泉散文選》、《古王國的望族后裔》、《尋找麗江之魂——融入納西古王國》等文學著作。

  

   訪談人:

   李杰,愛思想網學術觀察員,歷史學碩士,現任教于云南師范大學附屬世紀金源學校

  

   愛思想網原創首發,轉載須取得授權。

  

楊福泉教授在田野調查中

  

   每個民族的文化都是屬于全世界的財富

  

   愛思想:多年以來您一直花很大的精力聚焦在研究納西學的研究上,為什么您不多研究幾個民族呢?

  

   楊福泉:搞人類學必須有一個立足點。比如我們院民族研究所一直以來堅持的一個研究傳統就是“熟悉一個民族,熟悉一個地區;跟蹤一個民族,跟蹤一個地區?!蹦闃灰岢盅芯懇桓雒褡?,你肯定能通過這個民族看到各個民族存在的共性,但你絕對不能說你對很多民族的研究都有深入的研究,結果研究很難做得深入。比如我國著名古典文學學者劉文典,他窮畢生精力研究莊子。學術大廈的構建不是一兩個人就能做成的,需要學者貢獻一塊磚一片瓦的治學精神。每個人都一點一滴地用心于某個領域的研究,如果你的研究做得踏實嚴謹,也就給學術大廈做了實實在在的貢獻,也就為這個學科做了承前啟后的貢獻,我想,學術大廈就是這樣一磚一瓦地構建起來的,如果研究都是些宏大敘事,泛泛而論,沒有扎實的微觀研究積累,我想這樣的學術大廈根基肯定是不牢的。對一個民族研究得比較深以后,你再研究歷史上和這個民族有悠久歷史關系的相鄰民族,也就會比較順利,我花多年功夫研究納西族與藏族的歷史關系,就有這樣的體會。因為微觀實證研究做得多了,所以后來寫近70萬字的《東巴教通論》時,就覺得比較得心應手,如果沒有20多年微觀研究東巴文化的積累,我是不敢寫《東巴教通論》的。

  

《東巴教通論》中華書局2012年版,入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

  

   愛思想:您曾經在上世紀80年代赴德國研究了四年的納西學,您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德國對學術研究的態度?

  

   楊福泉:首先,我覺得德國非常舍得在教育、文化遺產的?;?、探究和研究方面投入經費。以納西學研究為例,德國在60年代初發現在很多國家都收藏有大量的“東方手稿”,這批手稿有很多都是以前少見的文獻古籍,比如納西東巴古籍、印度的吐火羅文手稿等等。特別是用圖畫象形文字書寫的納西東巴古籍引起了德國東方學界的極大關注,當時的德國國家圖書館很想買下收藏在意大利羅馬東方學研究所等的納西東巴手稿(古籍),但當時西德剛好戰后不久,經費拮據,所以就向西德政府申請專項資金購買東巴古籍,得到了德國總理阿登納的直接支持,阿登納不僅撥專款買下了意大利羅馬東方學研究所以及洛克博士手中的納西東巴古籍,還繼續撥款支持德國國家圖書館研究這批手稿,邀請“西方納西學之父”洛克到西德為東巴古籍編目和進行研究。從這里也可看成德國人在國力很弱的特殊情況下也不忘記重視學術,而且有一種珍視文化的世界眼光,無論這文化屬于哪個民族和國家,只要覺得有價值,那就是屬于全人類的,所以德國的東方學研究非常出色,出了很多大師,包括在二戰期間在德國留學的我國杰出學者季羨林先生等。

  

   其次,德國人做學問非常嚴謹,喜歡“小題大做”。我在德國做研究的時候,一個詞、一段文句,我的合作伙伴雅納特教授可以和我討論上一兩天,寫很多的句子來剖析一個詞匯的真義,以求把每個詞了解到最精確的程度。如果每個人都能這樣從小處入手,切切實實的做好一點一滴的研究,就能見微知著,以小見大,滴水匯成水潭,毫發積聚大觀。

  

楊福泉教授在德國時與部分留學生聯誼,第一排右數第三位為楊福泉教授

(照片引自楊福泉教授新浪博客)

  

   愛思想:為什么德國人對東方文化,尤其是納西文化這么感興趣?

  

   楊福泉:不僅僅是德國人,美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等諸多國家也有很多研究東方文化的學者。事實上,在很多學者眼里,文化是沒有國界的,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都是全人類共同的文化。具體到納西文化,它本身也確實充滿了魅力:首先,這些圖畫象形文字,與那刻在一塊石頭上而學者們苦苦破譯了多少年的埃及羅塞塔碑上的象形文有相同之處又有不同之處;它亦完全不同于已僅存3種古抄本的中美洲馬雅象形文字;它也不同于蘇美爾人的文字體系──楔形文字;它與鐫刻在成堆龜甲獸骨上的中國商周時代主要用于占卜的“甲骨文”也很不同。迄今發現的用圖畫象形文字書寫幸存的東巴古籍有三萬多卷,可以說是卷帙浩繁,這本身就讓人很感興趣;其次,東巴教非常特殊,很多現有的宗教術語的定義都不能完整的囊括東巴教的特點,比如原始宗教、原生性宗教、民間宗教(popular/folk religion)制度性的宗教(institutional religion)和分散性的宗教(diffused religion)“普化宗教”(diffused religion)等等,從它們的定義上看,都很難與東巴教的性質相對應;此外,東巴教與古苯教、敦煌文獻等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提供了很多深入研究古苯教原貌的資料和線索。我曾在《民族研究》上發表過一篇《敦煌吐蕃文書〈馬匹儀軌道作用的起源〉與東巴經〈獻冥馬〉的比較研究》,是一個根據國內外披露的新資料所做的敦煌文獻與東巴古籍之間有關系的個案研究,被敦煌學學者評述為是敦煌學研究的新發現。此外,東巴手稿反映的歷史文化習俗跨度也很大,因此東巴手稿不僅能用來研究東巴教的儀式系統和納西族的社會、歷史、文學藝術等,也是研究藏族古本教、喜馬拉雅周邊地區歷史和宗教習俗、文化交流互滲的重要資料。

  

東巴手稿

   上世紀80-90年代做學問是為了做學問而做學問

  

   愛思想:我注意到您20年前出的兩本書,書名很有意思:《火塘文化錄》、《灶與灶神》。您當時為什么會選擇研究這兩個領域?

  

   楊福泉:火塘在納西族的生活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很多少數民族中,吃飯的時候當然離不開火塘,過節的時候也要有火塘,商議重大事情和進行祭祀儀式、人生禮儀等也離不開火塘。當時我就覺得火塘的歷史和火塘背后的信仰和文化很值得研究?!痘鹛廖幕肌煩靄嬤?,聯合國糧農組織負責進行農村能源研究的官員注意到了這本書。他們把這本書翻譯成了英文并進行探討,他們覺得,在農村地區扶貧不能忽視當地的風俗,特別是與能源相關的文化習俗。比如說把農村的火塘給廢除,讓農民用電,這在技術上不難做到,但你必須考慮到傳統的火塘背后的文化,然后統籌兼顧商討該怎樣逐步的去引導農民,還有如何引導能?;ご澄幕八綴徒諛艿認嘟岷系納罘絞?,也是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這本書除了被聯合國糧農組織翻譯過,英國、德國和印度的一些學者也引用過其中的內容。在德國、泰國等出過相關英文文章,現在想來,我最初研究火塘文化還是有些學術敏銳性的?;鹛晾錈嬲嫻撓瀉芏嚶幸饉嫉畝?,而且現在火塘生活方式和文化也在變遷中,寫這么一本書研究它是很有意義的。有空你可以看看這本書。

  

《火塘文化錄》,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寫《灶與灶神》,研究灶神應該說不是我的開創,之前民族學家楊堃先生也寫過論文《灶神考》。我只不過是比較系統地研究了灶神信仰的方方面面,以及灶神信仰和火神信仰、火塘信仰習俗的關系等。這本書在臺灣的影響更大一些,臺灣先后出了兩個版本,大陸出了兩個版本。這兩本書其實體現了我一以貫之的態度:微觀研究,小題大做!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楊福泉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少數民族   民族學   納西族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學人訪談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0082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4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