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兵:保溫杯、許知遠與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52 次 更新時間:2017-11-26 16:14:00

進入專題: 時代   精神狀況  

唐小兵 (進入專欄)  

  

   從對手持泡枸杞的保溫杯的“中年人”的調侃嘲諷,到新近這一輪對于70后具有代表性的作家許知遠的網絡狂歡式的攻擊與謾罵,形成了這段時間最令人矚目的一種以年齡和視野為劃分人群標準的社會文化現象,簡而言之,無論是中年?;淖暈冶礪?,還是對于?;械鬧心耆說睦涑叭確?,都在折射一種出基于年齡、身體以及由此而來的攫取新資訊、信息,以及對于這個時代最流行的社會文化議題的代入能力的優勢,而對于身處中年而身體與心靈貌似都處于疲軟、凝固和刻板態勢的一代人的“青春優越感”。那么,青春究竟意味著什么?它僅僅是自然年齡的一種生物學意義上的展示嗎?還是意味著對于整個社會文化的狀況與體制有一種內在的批判性視野,并且這種批判性同時也指向對自我的深度反???青春僅僅是跟流行文化銜接緊密的一種消費意識形態的荷爾蒙分泌嗎?就像雙雙崩盤的青春偶像的兩端韓寒與郭敬明現象所隱喻的那樣?

  

   無論是清末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還是五四新文化醞釀而出的新青年,或者之后的革命青年,整個二十世紀中國的歷史在優勝劣汰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與進化論的影響之下,形成了一種民族國家?;笨痰那啻撼綈葜?。青春既是李大釗的名篇《青春》所熱烈歌頌而被寄予厚望的存在,他及那一代追求進步的知識人認為要想青春之中華降臨華夏就必須讓老人和中年人退出歷史舞臺,給青年人騰挪出社會文化和政治表達空間,新舊之間勢不兩立。政黨領導的革命尤其注重發掘青年人所蘊藏的巨大政治能量,掌控新式報刊和文化資本的知識精英也特別注重吸納具有社會改造理想的文學青年加盟其中。這就從晚清民國開始形成了一種極為強烈的青年崇拜現象,也就是社會學家陳映芳教授在《“青年”與中國的社會變遷》中所解析的那樣,青年被賦予了一種巨大的社會政治與文化使命,負荷了也許不該承擔的過度社會角色。這對于崇尚經驗與積累也因此尊奉老者的中國文化傳統無疑是一種巨大的逆轉,也就意味著在青年與中年人之間,發生了一種朝向未來而割裂過去的“權勢轉移”,在這種進步主義和革命意識形態的論述之下,青年人嘲弄中年人,中年人挖苦老年人,就形成了一種在代際之間的類似于人類學家王明珂所分析的“一截罵一截”現象。但請注意,青春文化既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魔鬼,對于具有極大的社會改造能量甚至破壞力的青年群體,在整個20世紀中國的歷史中,社會各界尤其是政治力量也特別注重防范、規訓乃至吸納,正如已故臺灣學者黃金麟的分析所展現的那樣,對身體的管控與規訓是新政治文化最重要的一環,而這種規訓毫無疑問也會培養一種順服甚至依賴于體制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回到將保溫杯與許知遠這個話題上來,就會發現這本來是兩個并不相關甚至相反的存在,卻悖論般被扭合在幾乎同一個時代刷爆公共議題。保溫杯所隱喻的是“茍利身體生死以”的養生主義,折射出一種明哲保身的生存哲學乃至一種溫吞吞狀態。而許知遠毫無疑問是這個時代最不合時宜的人之一了,他身上彌漫著強烈的精英意識(這種精英意識在20世紀反精英主義的革命文化的映照之下也顯得與時代格格不入),而這個時代需要的是將自身安置在精神舒適區的偽貴族,他是一個對這個時代充滿不滿、憤怒和不屑的人文主義者(幾乎所有的人文主義者都對于過去失落的文化傳統與生活情趣有一種懷舊的迷戀),他貌似從來沒想過在與這個時代和解的假面舞會中實現對自我的寬恕與接納,或與國家主義和消費主義的雙重調情,因此在公眾視野之中,他就成了一個長不大的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的“任性的孩子”,這種不合時宜的文化和道德形象在20世紀中國的啟蒙運動中曾經是被熱烈肯定的一種狀態,也正合乎薩義德對知識分子應該是永遠的邊緣人、不合時宜的批判者和業余寫作者狀態的定義??扇緗裨詮部占浼本繒凸參幕桿偎ヂ淶牡畢?,與之相鏈接的文化形象和知識者態度,都成為被這個時代的主流人群(包括價值觀的主流和號稱代表青年的主流)解構的對象。

  

   何為真正的青春意識?青春注定是與生物學意義上的存在捆綁在一起的嗎?青春僅僅是一種力的社會存在嗎?還是說青春同時也應該容納多元、反省、開放與世界主義的視野?在我看來,將青春簡單地界定為代際更替呈現出的后發優勢,以及在媒體更替中出現的年齡優勢和新媒體運用能力,是一種最簡化、最方便但也最可笑的方式。一個八十歲的身體里,極可能蘊藏著一顆十八歲的靈魂,而一個二十歲的青年,卻很可能具有垂垂老矣因循守舊的心態。我記得二十年前讀過一篇五四新文化作家梁遇春的散文談“天真”這個話題,他的大意是贊美兒童的天真其實是沒有多大意義的,因為兒童少不經事,天真爛漫就如混沌未開,如蔣方舟所言“我承認我不曾歷經滄?!?,只能說是一種未經檢驗的自然天性,而一個中年人,在歷經了許多人間滄桑甚至苦難之后,仍舊對于夢想、正義、平等、未來和人心懷抱著一種謹慎樂觀的期待,在待人接物之中有廓然大公物來順應的自然心態,仍舊對人世間一切美好而良善的存在懷抱著一種浪漫主義的激情,這才是一種“真正的天真”。即使被這個世界傷害得遍體鱗傷,仍舊無怨無悔地如阿倫特所言介入這個世界,去積極地行動,去友善地關切,去試圖改變,去愛這個世界,在內心里沒有怨恨,也沒有高高在上的道德和知識優越感,換言之,這樣一個人在情感經驗上能夠與這個世界保持感通的狀態,如魯迅所言,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都是與己相關的,在邏輯上能夠認知自我的局限并保持一種對于新知和新視野的汲取能力。這或許才是一種真正的“青春精神”。

  

   寫到這里我就想起自己跟好些朋友都非常喜歡的一個美國學者托尼 朱特。朱特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歷史學家和知識分子之一,留下了《戰后歐洲史》、《責任的重負》、《重估價值:反思被遺忘的20世紀》、《未竟的往昔:1944-1956年的法國知識分子》、《沉疴遍地》等杰出作品,在患上罕見疾病漸凍人癥幾乎無任何行動能力之后,還留下與朋友斯奈德對談和反思20世紀的歷史與政治的經典《思慮二十世紀》,這本最后的對談集所展現的思考視野、反省力度、歷史認知和道德關切,在我看來所彰顯的恰恰是一種當代中國知識界和社會最需要的“思想青春”。錢理群教授2002年從北大退休之后,寫出了《我的精神自傳》、《歲月滄?!返紉幌盜兇吭降鬧?,我兩次到北京昌平他的寓所聊天對談,感覺到的完全不是一個年近八十垂垂老矣的學者的面貌,而是一種對研究、反思與重現20世紀中國歷史充滿了一種理想激情的“思想青春者”,這在我看來毫無疑問更代表了一種“青春的狀態”,也就是一種在切實的歷史視野與在地的現實關切之中,將自我的感性生命存在與學術寫作內在融合的一種飽滿、深刻而具有力度的精神狀態。正如作家陳冠中所言,在這個沉疴遍地狼煙四起的世界,能夠活出時代的矛盾,將所有的毒藥轉化成養料,并孜孜不倦地追求自我的心靈建設與知識視野更新的人,就是一種真正的青春狀態。

  

進入 唐小兵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時代   精神狀況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0704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