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輝:新媒體賦權:熱點事件中的網民參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76 次 更新時間:2019-03-12 11:03:58

進入專題: 新媒體   熱點事件  

潘祥輝 (進入專欄)  

  

   近年來,每當引爆輿論場的社會熱點事件出現,總意味著一波波反轉即將來襲。而在背后推波助瀾的,也似乎總是一群情緒激憤的網友。有人認為,新聞在社交媒體中的分發,使其在傳播過程中裹挾了越來越多的情緒,意見和事實也越來越難以區分。網友的換臺式吃瓜是否將真相推得更遠,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種新媒體賦權帶來的眾聲喧嘩?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新年飯局獲得授權,公開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潘祥輝做客真愛讀者群的演講內容,與大家分享他的見解。

  

   (注:本文內容系訪談錄音轉錄而成,已經潘祥輝教授審閱,小標題系潘祥輝教授所加。此次訪談的縮略版已發表于騰訊傳媒“全媒派”公號2019年2月7日的推送。)

  

   一、“傳播個人主義”已經先行實現

  

   全媒派:新媒體平臺快速發展,為更多個體、群體提供了一個“增權賦能”的場所?!叭巳碩加新罌朔紜鋇氖貝丫嚼?。是否可以理解為在網絡環境中,人們能夠自由表達自己的訴求和觀點?

  

   潘祥輝:新媒體確實在不斷進化,從早期的發帖灌水,到后來的博客、微博、微信,再到今天網絡直播不斷地翻新,這確實是一個給普通個體不斷賦權的過程。從大多數沉默到人人都有麥克風,甚至聾人都可以說話(聾啞人其實用文字或者微博,或者是合成語音是可以搞直播的)盲人也一樣,可以“看見”世界。所以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褂兄韃ズ橢鞒秩?,原來她只存在于廣播電視行業,需要進行嚴格的篩選和訓練,而現在的網絡主播則完全沒有門檻,網絡直播因此圓了很多人的主持人夢,這就是自媒體帶給普通人巨大的福利。我自己曾寫過一篇文章,把這種自媒體賦權稱之為“傳播個人主義”的崛起。我認為“個人主義”在其他方面可能還沒有充分實現,但是在傳播領域已經先行一步了。

  

   所以理論上說新媒體使人們自由表達自己的觀點是可能的,當然這個自由也不是絕對的。自由表達受到宏觀的社會結構、言論環境以及言論本身的性質,以及我們大腦帶寬的影響。我們人的注意力實際上是有限的,七嘴八舌有時候都受不了,如果是7億張嘴說話不可能都聽見,所以怎么說、會不會說就很重要,會從海量的聲音中打撈出有價值的信息也很重要。做這個工作的中介機制就是媒體。所以我認為今天這個時代媒體仍然是很重要的,“中介”居中篩選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否則的話眾聲喧嘩,我們就會感到無所適從。

  

   二、“新媒體”對兩性賦權并不平等

  

   全媒派:今年許多熱點引發了有關性別平等的大量討論,例如近期的俞敏洪事件。一方面使人們聽到了來自弱勢性別群體的聲音,一方面又引發了網絡暴力以及各種憂思,如何理解新媒體性別賦權背后,這種對沖的張力?

  

   潘祥輝:新媒體的性別賦權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也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實際上社會上每次有關兩性的爭議性的話題都會引爆輿論,這說明性別平等議題至少是可以公開自由討論的領域,沒有受到太多管制嘛。

  

   另一方面,因為這個話題關乎所有人,跟我們每個人都有關系,因為我們每個人不是女的就是男的,有跨性別的,但這是少數,所以有參與性能夠引發廣泛討論。

  

   實際上所謂性別平等本身是一種話語建構的產物,就我自己的看法而言,我其實不認為女性是弱勢性別,恰恰相反實際上女性一開始就是強勢的,在兩性關系中占有優勢。

  

   我們可以從受精卵開始說起,卵子的體積比精子的大很多,相差一兩百倍。而且從數量上而言,實際上以物以罕為貴,女性的卵子比男性的精子要珍貴多了。所以從生物學的層面來看,女性就是占優的,只有男性想方設法、辛辛苦苦追求女性,而不是相反。人類社會的初始階段也是以女性為中心建立起來的,女的說了算,我們知道這就是母系社會。最早的姓,都是從母方的,這個“姓”在我們漢字里面也是女字旁的。中國早期的始祖黃帝姓姬,炎帝姓姜,都是女字旁的姓,所以你從里面可以看出女性的定位非常高。那后來怎么衰落了呢?這就是因為農業社會的到來。

  

   農業社會要種地,修理地球要靠力氣,所以男人就開始占優。你看“男”字,上面是個“田”字,下面是個“力”字。男性的長處就是有力種田,所以在農業社會的優勢一下子就顯現出來。生產方式的變化會傳導到上層建筑,所以就導致了意識形態的變化,這樣男尊女卑的觀念就產生了。

  

   農業社會在中國是延續了幾千年,所以這種男尊女卑的觀念也延續了幾千年。到了今天我們生產方式已經不是農業生產方式了,今天是互聯網時代了,是電子信息時代,所以男性的體力優勢在今天就沒有什么用。因為我們今天不用憑體力了,比如抗一袋米或者家里買個沙發,那你叫快遞小哥送貨上門就可以了。在我看來,這就是互聯網賦權或者電子商務賦權。所以在觀念層面上,女權主義的出現就是必然的??墑侵泄緇岜浠?,幾乎我們是一下子從農業社會直接過度到了信息社會,工業社會的時間很短。我們很多人身體已經在信息社會,但是觀念還停留在農業時代。我覺得俞敏洪的觀念可能就是有一點滯后,很多支持他的網友也是這樣的,所以我覺得男性實際上要習慣這個過程。我覺得這不是女權崛起,而是一種回歸,恢復被文化扭曲的兩性地位本來的面目。所以我說新媒體還有新媒體應用,確確實實給兩性都有賦權,但是對女性的賦權更多。女性的性別優勢正在逐漸顯示出來,我覺得以后可能還會進一步擴大這種優勢。

  

   有些人不樂意看到,包括這次事件當中很多男性網友的語言的暴力,我覺得也改變不了這種趨勢,實際上是無濟于事的,恐怕以后男性也只能追隨女性的標準和偏好,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覺得只要信息社會的發展趨勢不發生逆轉,比方說不要發生戰爭之類的,將來女性主導文化和社會包括審美的標準,當然也包括什么是好信息、什么是壞新聞的標準,那是一個早晚的事情。我感覺我們現在就處在這樣一種過渡過程當中,男性要看清這個趨勢。當然我覺得女生也不要太急,要慢慢來,要給男性時間適應,否則男性的暴力潛能也有可能逆轉這個過程。

  

   當然毫無疑問,我還是希望兩性能夠實現平等的。我講的這種平等當然是文化和社會意義上的平等,不是說誰一定要壓住誰,或者把某個問題歸罪于誰。因為性別雖然有差異,但是首先大家都是人。在一些基本的道德層面,我覺得無論男人、女人都是可以達成共識的。比方說拒絕使用暴力,包括網絡暴力,這就是一個起碼的文明底線,也就是我們進行公共言說、公共交流的底線,我想男性也好或女性也好,你可以不同意他/她的觀點,但是我們沒有必要訴諸于網絡暴力,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三、“在一個開放的話語角力場中真相總會大白”

  

   全媒派:新媒體賦權意味著更多的話語權,但同時區分意見和事實似乎變成了一件更難的事。例如,“網約車乘客遇害事件”、“重慶公交墜江事件”,各種謠言、誤判和反轉,給真相蒙上重重迷霧?!昂笳嫦嗍貝鋇睦Ь呈欠裼薪??

  

   潘祥輝:關于后真相的問題,學界、業界其實談的都比較多了,甚至可能都有點濫了。但是我覺得不要因為新媒體事件當中有謠言、有誤判、有反轉,我們就說這是“后真相時代”或者“真相已死”等等,這個恐怕有點夸張。我在想我們為什么要這么害怕謠言、誤判和反轉呢?實際上在自媒體時代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可能我們很多人的思維還處在傳統媒體時代,迷信一個權威的聲音。事實上新媒體時代的真相本來就是這樣逐漸展現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實際上要習慣這樣一種方式。我認為有雜音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

  

   還有一點我們要記住,就是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人人有了麥克風,那么雜音和信息迷霧肯定就會出來,這其實就是自由言說的成本或代價。自媒體讓我們擁有了更加豐富多元的信息,隨之而來的我們信息的甄別、篩選的成本必然就會變得很高。除非你運用一種非常手段,否則是很難阻止低質量甚至錯誤的信息進入言論市場的。但是也不用太擔心,因為在一個開放的話語的角力場中真相總會大白的。實際上新聞反轉的過程,就是一個真相顯現的過程。

  

   我認為我們不用刻意去追求什么打破后真相困境的解藥,只要保持這個話語的開放競爭就行了。我其實倒是擔心有些人比較迷信“解藥”的想法。他們的想法很純粹:我只要好的那一面,我要好的信息,但是我不想要壞的一面,比方說那些雜音。那怎么辦呢?于是就只能寄希望于通過政府的管制來實現這一點。應該說這個愿望是非常善良的,聽上去也很美好,但實際上只有上帝才能做到。政府不是上帝。你怎么知道哪個信息包含了真相,哪個信息就是虛假的呢?其實我們個人也好,包括政府也好都不是全知全能的,誰也做不到準確無誤。如果說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你就會發現可能沒有言說的自由了,那就不是后真相的問題,那恐怕就是“無真相”的問題了。

  

   所以說“后真相”的說法,實際上突出了我們普通人思維和認知當中非理性的一面。因為人都是情感動物。我們人有時候就是很感性、很任性,有的人就是立場先行。這個東西確實是客觀存在的。但是我覺得我們要相信一點,不可能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時間而且往一個方向去任性。我想即便是這樣,這個任性如果產生了后果,承擔了代價,那么他也會吸取教訓。我是相信普通人的理性的。我們要相信這一點,就是你給他充分的信息,他自然就會有判斷。就算是一次、兩次上當受騙,他也不會永遠上當。我認為這個真相只能存在于一個開放的社會,過度管制只能導致無真相。在眾聲喧嘩的自媒體時代,其實我們需要的就是更多一點的耐心、更審慎一點的判斷力,或者說更高一點的媒介素養,或許這樣才是有助于我們走出后真相的困境,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一些看法。

  

   四、媒體變成“吃瓜群眾”很難原諒

  

   全媒派:輿論場的快速更迭在今年尤為明顯,許多熱點事件草草收尾。新媒體賦權與網民們“換臺式吃瓜”行為存在怎樣的內在邏輯?網民為何總是匆匆趕來又匆匆離去?

  

   潘祥輝:熱點事件的切換確實是越來越快,比我們的生活節奏好像還要快。但是我覺得這種草草收場甚至無解而終的熱點事件這么多,確實是很不正常的??墑欽飧鑫侍馕幢厥淺鱸凇俺怨先褐凇鄙砩?,其實每一個熱點事件都關聯到很多的當事人、參與者,這些利益相關者都會積極地去影響輿論、控制輿論,所以你看很多事情不了了之,其實背后恰恰因為利益相關者的運作和控制。普通網民不是利益相關者,只是單純地圍觀者和看客,所以“換臺吃瓜”都很正常。比如說像看電視一樣都沒有下集了、劇終了,你不換臺還能怎樣?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潘祥輝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新媒體   熱點事件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新聞傳播學 > 新媒體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549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