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我來大陸這40年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468 次 更新時間:2019-05-02 18:52:19

進入專題: 林毅夫   新結構經濟學  

林毅夫 (進入專欄)   高淵  

  

   林毅夫,原名林正義,無黨派人士,1952年10月出生于臺灣宜蘭,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北京大學教授。曾任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高級副行長。

   現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參事、十三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副主席,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南南合作發展學院院長、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2018年12月,獲中國改革開放“改革先鋒”稱號。

  

   去年12月,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林毅夫以對經濟轉型理論的貢獻成為受中共中央國務院表彰的100位改革先鋒之一。

  

   今年還是林毅夫正式提出新結構經濟學的第十個年頭。現在,林毅夫的身份之一是北大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這幾年,他屢被外界猜測:會不會憑新結構經濟學,而成為首位獲諾貝爾獎的中國經濟學家?

  

   當我向林毅夫提出此問,他以標志性的微笑作答:“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彼婧舐砩喜鉤淶潰骸?995年我在《經濟研究》創刊40年的祝賀文章中就預測,21世紀會是中國經濟學家的世紀,是經濟學大師在中國輩出的世紀,中國的經濟學家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只是時間問題,而且不是一個兩個,但不是我,而是下一代或兩代?!?

  

   在林毅夫看來,從亞當?斯密到二戰,世界上著名的經濟學家大多是英國人,或在英國工作的外國人,因為世界經濟的中心在英國。二戰后,世界上大師級的經濟學家,基本上不是美國人就是在美國工作的外國人,因為美國已經取代了英國的地位。

  

   “本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一定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發生在中國的經濟現象,一定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現象,解釋中國經濟現象的理論,一定是影響最大的理論,提出這種理論的經濟學家就會成為經濟學大師?!?

  

   不過,圍繞在林毅夫身邊的不僅是贊美,也有一些質疑。我問他,在他的心目中,怎樣才是好的經濟學家?

  

   林毅夫正色道:“理論的目的是幫助人們認識世界、改造世界,而只有能夠幫助人們改造世界的理論,才是真正幫助人們認識世界的理論。我認為一個好的經濟學家,既要了解所處時代的問題,更要了解問題背后的原因,研究背后誰是決策者,他碰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要達到的目標是什么,他可動用的資源有多少,他面臨怎樣的限制條件,會有哪些選擇,哪一個是達到目標的最好選擇。然后,把這個邏輯寫出來就是一個理論,這是好的經濟學家的工作?!?

  

   這40年來,林毅夫就如他自己所言,研究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和轉型,總結了新結構經濟學的理論體系,指出一個國家成功發展的兩大關鍵:“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

  

   頗為巧合的是,林毅夫在中國大陸的40年,與中國改革開放40年基本吻合。他對我感慨,作為一名經濟學工作者,能夠適逢中國改革開放,在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里從事經濟學研究,親身觀察改革開放所推動的社會大變革,乃至參與了一些改革開放政策的討論,實屬幸運之至。

  

第一章:來歷不明的人


   高淵:40年前踏上廈門海灘時,了解大陸的局勢嗎?

  

   林毅夫:在臺灣時我就非常關注大陸的各種信息,對1949年以后所取得的成就和波折都是清楚的。我從小喜歡歷史,確信祖國統一有利于兩岸人民和民族復興,自己應該為此盡一點力。但是,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改革開放,40年后會發生這么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沒有預想到,我想當時世界上沒人能想到,包括小平同志自己。

  

   高淵:預料不到是因為突破了當年的經濟學理論?

  

   林毅夫:那時候,小平同志提出的目標是20年翻兩番,翻兩番就是年均增長7.2%。當時發展經濟學有一個理論叫自然增長率理論,認為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只有在受到戰爭和大的自然災害破壞以后的恢復,經濟增長率才有可能連續幾年達到7%,在正常的情況下不可能以如此高的速度增長。

  

   所以對于20年翻兩番,我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個“取法乎上”的政治目標,提一個比較高的目標給大家鼓勁,努力往那個方向奮斗。有一次,我向當時從紐約大學到北大來訪問的伯納特教授請教,中國這個目標有可能實現嗎?他也認為是不可能的。

  

   在改革開放初期提出這個目標,我相信多數人認為不可能達到。但現在看,我們年均增長率不是7.2%,而是9.4%,不是持續發展20年,而是40年。9.4%和7.2%只相差2.2個百分點,但是如果按7.2%發展40年,我國現在的經濟規模是1978年的16倍,以9.4%發展的結果是1978年的36倍,這在當時是誰也沒有預想到的。

  

   高淵:初到大陸時,留下了什么印象?

  

   林毅夫:直接觀感是很窮,北京的二環路還沒建,城里最高的樓是17層的北京飯店,海淀當時就是一條老舊矮房子的小街。從城里到北大,過了西直門、動物園就是農村,北大周圍很荒涼。

  

   不過,窮只是表象。大家雖然窮,但社會有朝氣,充滿著希望。一方面是打倒了“四人幫”,心情都比較舒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改革開放已經起步了,大家充滿了對未來美好的期望,也充滿了信心,而且各方面的狀況都在不斷改善,整個社會蓬勃向上。這種情形和我小時候對六七十年代的臺灣的印象有些相似。

  

   高淵:回大陸后,為何選擇去北大?

  

   林毅夫:我回來的目的,是希望為祖國的建設盡一份力,這要求我對大陸的體制、社會有足夠的了解。以前在臺灣受的教育,欠缺社會主義這一部分。所以我來了以后,提出希望能夠到大學讀書。最早聯系的不是北大,但那所大學有顧慮,畢竟我的來歷有點不明。幸運的是,后來聯系了北大,這里的老師很開明,接納了我。

  

   高淵:去北大是直接找了經濟系?

  

   林毅夫:對。因為我在臺灣已經讀了臺灣政治大學的工商管理碩士,在那之前,我在臺灣大學讀了一個學期的農業機械,然后就去軍校了。

  

   現在回想,我很感謝北大經濟系的張友仁教授,他是我碩士論文導師,教導我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尤其是歷史唯物主義所揭示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上層建筑反作用于經濟基礎的道理。后來我提出的新結構經濟學,就是從一個經濟體每一時點的要素稟賦出發,來探討決定其生產力水平和生產方式的技術與產業的內生選擇,進而探討適應于產業和技術的軟硬基礎設施。這個思路就是源于馬克思主義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歷史唯物主義。

  

第二章:舒爾茨來信


   高淵:后來去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是什么機緣?

  

   林毅夫:確實是一個特殊的機緣,因為我并沒有主動向芝加哥大學提出申請。1980年,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的舒爾茨教授到上海的復旦大學訪問一個月,前一年,他剛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回國途中經過北京,北大邀請他來做一次講座,我記得題目是“人力資本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

  

   當時,學校指派我當現場翻譯。其實我的經濟學知識很有限,幸而他講得淺顯,我能聽懂。他從觀眾的表情和反應覺得我的翻譯不錯,回國后,就給我寫了一封信,邀請我去芝大留學。

  

   高淵:有了舒爾茨教授的信,后來留學之路就很順利嗎?

  

   林毅夫:很順利,因為是他主動邀請的。不過按規定還是要考托福,當時國內還沒有托??際?。1981年9月,芝加哥大學想了個變通方式,指派一位芝大到北大的留學生,帶了一套美國英語程度考試的試卷,替代托??際?。

  

   考試很正規,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那位留學生當監考,一對一考試。我在臺灣是初中開始學英語,有一定基礎,所以考得不錯。芝大就給了全額獎學金,1982年去讀博士學位。

  

   高淵:芝加哥大學當時被稱作現代經濟學圣地,你花了4年時間拿到了經濟學博士學位,據說是大陸你們這一代人中的第一人。

  

   林毅夫:我是改革開放后,大陸最早去美國留學的那批人,易綱、海聞等也是那時候去的,還成立了中國留美經濟學會。不過,我們幾個人相距很遠,易綱在伊利諾伊大學,海聞在加州大學。我是1986年拿到博士學位的,應該是大陸我們這代人中的第一個,我是比較幸運的。

  

   我從芝大經濟系舒爾茨、約翰遜、羅森、貝克爾、福格爾等老師那兒受益良多。后來我提出的新結構經濟學強調“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結合,和“芝加哥學派”強調市場的觀點有所不同,但我從那些大師們身上學會了如何從現象出發而不是從理論出發,來觀察總結真實世界現象背后因果邏輯的方法。

  

   我尤其要感謝的是,在我的思想觀點和他們有明顯分歧時,這些當代經濟學大師們,還以平等的姿態和我討論,并且鼓勵我、支持我。2001年芝加哥大學設立“蓋爾約翰遜年度講座”時,請我去做了首講,2010年貝克爾教授建議芝加哥大學給予我杰出校友榮譽。2012年,我60歲生日時開了一個研討會,貝克爾教授還特地錄了一個15分鐘的視頻,以學生向老師發問的口吻和我討論我的新書《本體和常無》。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怎么做老師,怎么對待理論創新。

  

第三章:西天取經的反思


高淵:現在國內外經濟學界,(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林毅夫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林毅夫   新結構經濟學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當代學人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145.html
文章來源:上觀新聞

2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