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走出奴役之路:預見沒落

——托馬斯·W·哈茲利特采訪F.A.哈耶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895 次 更新時間:2019-05-05 23:23:26

進入專題: 自由市場   哈耶克   計劃經濟  

哈耶克  

  

   采訪:托馬斯·W·哈茲利特,《理性》雜志特約編輯。

   受訪:F. A. 哈耶克

   來源:Reason Magazine,July 1992.本文選自《知識分子為什么反對市場》(p237-p251),秋風 編,吉林人民出版社,2011年。本文對原書中錯字有校正。

  

   我1977年5月即將在洛杉磯采訪哈耶克之時,他似乎已經感受到風向在變。30和40年代,哈耶克一度是這個星球上排名第二的知名經濟學家,他的出名是因為他對凱恩斯理論的尖銳批評。圍繞著經濟政策的根本問題,倫敦經濟學院的哈耶克教授與劍橋大學的凱恩斯教授之間展開的論辯,這是古典經濟學和凱恩斯在其1936年的《概論》(注:即《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一書中所揭橥的“宏觀經濟學”的第一次對陣。

  

   這場論戰以凱恩斯主義大獲全勝而告終。事實上,1945年凱恩斯去世后,哈耶克(及其古典商業周期理論)也很快從公眾眼前淡出。1950年,他來到芝加哥大學,主持社會思想委員會,后來則在弗萊堡大學(1962~1968)和薩爾茨堡大學(1968~1977)度過其學術生涯。他在心理學(《感覺秩序》,1952)、政治理論(《自由憲章》,1960)及法學(《法、立法與自由》,一至三卷,1973~1979)等全新領域做出了重要貢獻。

  

   從20年代到40年代,哈耶克和他的奧地利老鄉米塞斯一道堅持認為,計劃經濟作為一種經濟制度,注定是要失敗的,因為只有以個人驅動和追求其自身利益為動力的自由市場,才能生成明智地協調社會行為所必需的信息?;瘓浠八?,自由是經濟繁榮的一個必要條件。

  

   他很明智地回避了經濟學。因為他與凱恩斯的爭論并不是他在純理論爭論中所蒙受的惟一一次失敗。著名的社會主義計算大論戰是由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批評中央計劃經濟而掀起的。從1920年代一直到1940年代,哈耶克與他的同胞米塞斯堅持認為,計劃經濟作為一種經濟制度必然要失敗,因為只有自由市場——個人追逐自己的利益——才能形成明智地協調社會行為所必需的信息?;瘓浠八?,自由是實現經濟繁榮的必要條件。但是,盡管哈耶克那些證明市場價格是理性的經濟所必需的信號的著名論文做出了原創性的貢獻,1945年在《美國經濟學評論》上發表后也贏得一片喝彩,但精明的計劃體制理論家也證明自己是勝利者,他們說,中央計劃經濟是可以改進的,通過使用剛剛出現的大型計算機,可以解決哈耶克所指出的信息問題。

  

   在一兩場學術爭論中敗陣,對于人中靈杰來說算不得什么,哈耶克并沒有被打垮。接下來幾年,他繼續出版他的充滿智慧的著作。然而在經濟學圈子內,大家似乎心照不宣:哈耶克只是個被驅逐者、落敗者,是個邊緣人,當時那些活躍在科學學報的所有通情達理的人,都根本不理睬他的思想觀點。

  

   不過那時發生了些怪事。20世紀下半葉注定了要提供事實,來證明這位被學術界視為潦倒文人的學者才是正確的。那些信奉凱恩斯主義的國家(主要是美國和英國)戰后的繁榮,到了20世紀六七十年代,演變成了不斷惡化的通貨膨脹。人們不得不承認殘酷的事實:在很多情況下,用凱恩斯現成的魔方,并不能維持充分就業。傳統的處方——刺激消費而限制儲蓄及政府有益的赤字開支注入資金——已經接受了現實世界的檢驗,其結果并不美妙。劍橋、哈佛、伯克利和麻省理工的宏觀模式被棄若敝屣,到1980年代,由于凱恩斯所提出的解決方案被認為是我們時代種種麻煩的根源,凱恩斯本人也被拋棄了。突然之間,所有人都在高聲疾呼,好政府的經濟政策目標應該就是那些古典的藥方:儲蓄、投資、平衡預算、競爭和提高生產率。甚至那些已經習慣了把政府只作為治理經濟衰退的靈丹妙藥的政治家們,也公開拋棄了凱恩斯主義。

  

   在計劃體制的社會中,有沒有可能理性地制訂經濟計劃?是的,我們已經有過太多的經驗了。第三世界國家嘗試過了,然后那里的人民的收人迅速跌落到更新世界的水平。第二世界(蘇聯東歐)也嘗試過了,最后導致的是大規模警察國家出現,以及崩潰。

  

   1974年哈耶克——他已經有三十多年置身經濟學界之外了——出人意料地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之時,西方放棄凱恩斯主義及世界其他地區擺脫社會主義的趨勢還只是剛剛開了個頭。轉眼之間,哈耶克從愚蠢可笑的怪人,變成了令人尊敬的導師。1970年代末,工黨、民主黨和社會民主黨(啊,你們還記得他們吧,想想,好好想想吧)仍然在倫敦、在華盛頓、在波恩當權,而哈耶克則具有先見之明,已經看出了全球政治變動的先機。在這次訪談(以前從來沒有發表)中,哈耶克已經預見到了 1980年代全世界范圍內發生的緩慢的政策轉折。他似乎已經感覺到,用不了多久,他這位自亞當·斯密以后資本主義最偉大的哲學家,不會再被人小看了。

  

   有時,惟有長壽,你才能證明自己的正確。生于1899年的哈耶克于1992年3月23日在德國弗賴堡辭世,他比凱恩斯和馬克思都長壽。對于人類來說,這是一樁好事,對于他的理念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這是《理性》雜志特約編輯托馬斯·哈茲利特于1977年剛開始攻讀洛杉磯加州大學經濟學研究生學位時采訪哈耶克的記錄]

  

   《理性》:關于你的《走出奴役之路》,凱恩斯曾這么評論:“在我看來,這是一本極為重要的著作……實際上我發現,不管是從道德上,還是從哲學上,我對此書的論點可謂全盤接受:不僅只是贊同,而且是深表贊同?!笨魎刮位崛绱似蘭垡槐舊釗肱鋅魎怪饕騫鄣愕鬧??

  

   哈耶克:因為他相信,從本質上說,他仍是一位正統的英國自由主義者,而沒有意識到,他離這一傳統已多么遙遠。他的根本思想仍然是個人自由觀念。他并沒有系統地探討這兩者間的沖突。在某種意義上說,他是被政治需要腐蝕了。他著名的口頭禪是“從長遠看我們都得死”,這就能很好地說明他如何受制于現時的政治需要。他不再去思考,從長遠地看何者是可欲的。因此,我想,歷史將證明,他并不是能保持長久生命力的思想的創造者,他的思想只是一種時尚而已,還好,這時尚現在已經過去了。

  

   《理性》:常有一種傳說,說凱恩斯晚年已經醒悟了?

  

   哈耶克:這個彎轉得也夠猛了。不過,他總是在左右搖擺。他總是站在中線上,琢磨現在什么思想正在走俏。在我跟他一起參加的最后一次會議上(那是1945年,距他去世僅三周),我問他,他是否已經警覺到他的門徒們將如何對待他的思想。他說:“哦,他們都只是些笨蛋,這些思想在1930年代非常重要。相信我,我會再次改變公眾輿論的,就像這一次一樣?!蔽腋銥隙?,如果他活到戰后,他也一定會成為反對通貨膨脹的斗士的。

  

   《理性》:凱恩斯主張,在高失業率時,政府開支可以刺激總需求,這一觀點在某些時候總是正確的吧?

  

   哈耶克:不,一點都不對。不過,當然,我的看法并不止此。我相信,如果政府不干預貨幣體系,我們就不會有工業波動,也不會有衰退期。

  

   《理性》:那么,商業周期就完全是由政府貨幣管理當局引發的了?

  

   哈耶克:因果關系并不是如此直接。如你所指出的,它是政府有意識的錯誤政策的結果。這一錯誤就是政府控制基礎貨幣這種準壟斷的事實,所有商業銀行都只發行中間貨幣(secondary money),它可用基礎貨幣回購,這種體系,沒有人可以真正控制。所以,政府對貨幣發行的壟斷確實應負最后的責任。處在這樣一種壟斷地位,沒人會理性地行事。

  

   《理性》:你曾經寫到,大約從1950年到1975年,將被作為大繁榮時期載入史冊。如果凱恩斯理論不正確,為什么經濟卻如此繁榮?而在1922年的德國,雖然通貨急劇膨脹,但卻沒有經歷這樣的繁榮,為什么?

  

   哈耶克:因為在德國,通貨膨脹并不是以實現繁榮為目標,而完全是為了應付財政困難。如果你為了保持繁榮而搞通貨膨脹,最后你總是會遠遠越過適中的程度。這次繁榮的確比我預料的要持續得更長久。我一直在預言經濟會崩潰,我本來覺得它會很快就來的。我是根據上一次商業周期中通貨膨脹推動的繁榮崩潰的時間作出預期的。但是上次的崩潰是由于金本位制,它在信用擴張若干年后踩下了剎車。在任何貨幣秩序框架中,有益的信用擴張都不可能無限延續下去。只要看到我們無法通過加速通貨膨脹以繼續保持繁榮,信用擴張就玩完了。

  

   《理性》:美國的通貨膨脹率從12%降低到4.8%,英國從30%降到13%——兩者都沒有出現蕭條型的反應。這是否意味著經濟調整未必就導致大規模失業?

  

   哈耶克:我不知道你為什么這么說。它已經伴隨著廣泛的失業了,很嚴重。我覺得,結束通貨膨脹確實未必就導致1930年持續那么長時間的失業,因為那時的貨幣政策在繁榮時期是錯誤的,在蕭條時期也是錯誤的。這種貨幣政策先是拖長了繁榮時間,然后又聽任通貨緊縮持續演變為大蕭條。在經歷了過去25年那樣的通貨膨脹之后,我們不可能既想放棄通貨膨脹又不想看到嚴重的失業。

  

   《理性》:通貨膨脹如何導致失業?

  

   哈耶克:通貨膨脹使人們進入某些工作崗位,這些崗位只有在對某種東西的相對需求暫時增加時才能存在,一旦貨幣量的增長中止,這些崗位就無以為繼了。

  

   《理性》:但是,舉例來說,如果美國經歷短暫的高失業期——比如在一兩年中失業率翻一番——那么,形形色色的收入自動保障計劃——比如失業保障、福利等等,耗費大量資金,豈不是會使聯邦政府破產?在所謂的復蘇期,它已經形成了五六百億美元的赤字了。

  

   哈耶克:是的,必然如此。關于是否應該實行社會保障還是削減這方面的經費,對這一問題,必然會出現激烈的政治斗爭。我想,如果你不對社會保障制度進行實質性改革,你就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理性》:為了支持這些龐大的福利機構的運轉而花費的巨額資金,會不會迫使我們去建設一個更理性的政府框架?

  

哈耶克:不會。我惟一的希望只是,有極少數國家,可能會由于種種理由而不得不建構一種新的制度,這種制度比較明智,(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自由市場   哈耶克   計劃經濟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學大師和經典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181.html
文章來源:學人Scholar 公眾號

4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