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東暉:維特根斯坦《邏輯哲學論》中的踐言意義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3 次 更新時間:2019-05-20 00:04:43

進入專題: 維特根斯坦     邏輯哲學論  

韓東暉  

   內容提要: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哲學論》以“劃界與批判”為中心,其核心內容是由規范性語句及其闡釋構成的,具有踐言意義而非斷言涵義。對踐言意義的分析不僅能夠凸顯《邏輯哲學論》內在的踐言沖突,而且能夠深入說明這一類哲學活動的闡釋性和規范性特征,為普遍性的元哲學思考提供有效思路。這種解讀方式要求我們將語義學和語用學更為充分而有效地結合起來,批判性地反思哲學的表達方式,探明意義的界限,防止貌似深刻的“胡說”和囈語。

   關 鍵 詞:維特根斯坦  邏輯哲學論  踐言  規范性

  

   一、哲學語句的踐言特征

  

   哲學思考具有自身反思的特征,從而作為其表達的哲學語句也常常表現出自反性;或許也可以反過來說,由于我們可以構造具有自反性特征的哲學語句,從而使一部分哲學思考呈現出自身反思的特征。這既是哲學的魅力所在,也催生出大量哲學問題。本文擬討論其中一類自反性語句的問題,并探討其踐言意義(performative significance)。我們首先通過列舉三個案例來說明問題的性質。

   其一,“命題的意義在于證實它的方法”。(Schlick,p.341)這就是廣為人們所熟知的邏輯經驗主義的證實原則。但是,證實原則本身的意義在于什么呢?如果一個命題在認知上是有意義的,則根據邏輯經驗主義,那么它要么是分析的,要么是綜合的。如果它是分析的,則是空洞的,缺乏認知內容;如果它是綜合的,則必須是可證實的,從而使證實原則本身又陷入了自我證實的無窮后退困境。本來意在拒斥形而上學的證實原則卻又不得不預設了一種形而上學,因而是自我駁斥的。這種反駁證實原則的策略似乎已被廣為接受。

   其二,按照同樣的反駁方式,我們可以問: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要表明“先天綜合判斷是如何可能的”,那么他用來論證“先天綜合判斷的可能性”的那些判斷或命題,要么是分析判斷,要么是先天綜合判斷(不可能是后天判斷即經驗判斷)。如果是分析判斷,謂詞已然包含在主詞中,《純粹理性批判》的絕大部分內容不過是同義反復的定義;如果是先天綜合判斷,則預設了先天綜合判斷的可能性,也陷入了無窮后退的困境。因此,如果我們認可《純粹理性批判》的哲學價值,就必須闡明那些論證先天綜合判斷之可能性的語句的語義學(和語用學)特征。

   其三,維特根斯坦在《邏輯哲學論》中也遇到了康德式的困境。他闡明了表象性語句如何通過描畫事實而成為“有意義”的語句,邏輯命題雖然“缺乏意義”卻是表象性語句借以描畫事實世界的“腳手架”,而形而上學語句、表達價值和信仰的語句是“無意義的”。那么,闡明這三種語句的意義類型的語句,即《邏輯哲學論》中的絕大部分語句,顯然既不是表象性語句,也不是邏輯命題,如果是“有意義的”,其意義來自何處?如果是“無意義的”,其無意義是否與形而上學語句的無意義屬于同一類型?“無意義的”語句又如何能夠表達“可理解的”闡釋?

   上述三個案例所涉及的自反性問題,并非“說謊者悖論”之類的(可以通過區分對象語言和元語言來澄清的)自我指涉性語句,而是涉及一類哲學思考的本性及其表達方式的重要問題。這一類具有強烈自身反思特征的哲學思考,是“從理性本身的源泉汲水的”(康德,第256頁),我將其特征概括為“劃界與批判”。

   劃界不是普通的二分法、三分法,而是涉及思想的界限和表達的可能性的劃分,觸及可認知與不可認知、有意義與無意義、可說與不可說的邊界;批判也不是通常的檢視、批評,而是“對純粹理性能力自身的批判”,是“全部哲學都是語言批判”的根本性反思。在此,我將康德的先驗哲學和維特根斯坦的語言哲學稱為以劃界為綱領的“批判哲學”,并聚焦于批判哲學在表達上的語義學特征。

   筆者傾向于認為,“劃界與批判”本質上是一類規范性活動,表達這一類活動的語句看起來與斷言性命題類似,但并不陳述“事實”,也不描畫“世界”,而是表達并闡釋一類規則。這一類規則是自然的邏輯空間的邊界,但活動在理由的邏輯空間中,構成了其基本骨架、推理方式和行為規范,以闡明概念運用的規則和實質推理的方法。概言之,一部批判哲學著作的核心內容是由規范性語句及其闡釋構成的,具有踐言意義而非斷言涵義(Assertive Meaning)。由于此問題極為復雜,本文僅聚焦于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哲學論》,暫不涉及其他經典文獻。

   在《邏輯哲學論》中,維特根斯坦實際上意識到了“無意義的”語句與“可理解的”闡釋之間的張力問題,給出了一個謎一般的回答,然后就走入了沉默:

   我的語句是通過下述方式而成為闡釋的:凡是理解我的人,當他借助這些語句(把它們作為階梯)攀登上去超過了它們時,最后會認識到它們是無意義的。(可以說,在爬上梯子之后,他必須把梯子丟掉。)他必須超越這些語句,然后才會正確地看世界。(TLP 6.54;TLP指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哲學論》,全文下同)

   這句格言既直白又費解,它是《邏輯哲學論》自身對自身的闡釋,而且似乎包含著明顯的踐言沖突:如果《邏輯哲學論》的語句是無意義的(nonsensical),它們又如何成為有說服力的哲學論證而不僅僅是文學上的修辭?(參見韓東暉)維特根斯坦用這種謎一般的自言自語,真的(像新維特根斯坦派所認為的那樣)是想表達那種一以貫之的“治療性”目的嗎?進而言之,莫非哲學竟然能夠用最終無意義的語句來表達?難道艱苦的哲學思考最終得到的是超越無意義語句之后的沉默?

   諾德曼主張,《邏輯哲學論》以無意義的語言寫成,卻提出了富有說服力的論證,因為它們不是缺乏意義的。通常認為《邏輯哲學論》區別了三種語言的用法或語句類型,但在他看來,實際上《邏輯哲學論》本身是用第四種語言來表述的(其特點尤其在于虛擬假說和歸謬論證);認識到這一點,對于我們理解這部著作、理解維特根斯坦,乃至理解哲學的本性和探索都大有裨益。(cf.Nordmann,pp.8-9)上述觀點具有啟發意義,但似乎仍可更進一步。本文擬借鑒布蘭頓的規范性理論,討論維特根斯坦《邏輯哲學論》中哲學語句的踐言意義。

  

   二、踐言意義:從踐言沖突的角度看

  

   踐言及其派生詞作為理論詞匯,可以說濫觴于奧斯汀和塞爾的言語行為理論,安身于語言學領域,在阿佩爾和哈貝馬斯的先驗語用學中得以發揚,而延伸至德里達、布特勒(Judith Butler)等人的文學理論和女性主義等領域。(cf.Loxley,p.3)

   奧斯汀認為,踐言相對于斷言。(cf.Austin,p.67)踐言是行動(action),例如做出承諾或發出命令;斷言(constative)是述說(saying),例如做出陳述或給出描述。因此,被納入踐言范圍的許諾、發誓、打賭、威脅、感謝本身就是行為,是屬于語言類型的行為,與其他行為一樣被實踐和施行,與其他事件一樣發生,并對世界造成影響。簡言之,踐言強調的是人們如何運用語言做事情、作用于世界,從而改變世界。奧斯汀的學生塞爾將言語行為理論發揚光大,使之堪與長期在分析哲學中占主導地位的弗雷格傳統分庭抗禮。在塞爾看來,大多數當代分析哲學家都試圖從斷言派生出踐言,但他主張,踐言是首要的,斷言卻是派生的。(cf.Searle,p.538)

   就在言語行為理論提出的同時,芬蘭哲學家欣提卡發表了研究笛卡爾的著名論文“我思故我在:推理抑或踐言”。這篇論文推陳出新,視角獨特,主張“我思故我在”系典型的言語行為,以踐言方式自身確證了“我在”這個句子的成立?;謊災?,若某人說“我存在”,這一言語行為便具有自身確證特性;同樣,說出或思想“我不存在”、“我思但我不存在”之類的踐言行為在存在意義上是自我駁斥的。(cf.Hintikka,p.490)進而言之,“我”能夠形成關于心靈的語句,這與“我”在從事思想行為(我思)是一回事;通過“我思”本身的確定性,該踐言行為展現出思想行為所預設的諸條件。

   德國哲學家阿佩爾對欣提卡的上述論證極為欣賞,把踐言詮釋視為20世紀語言哲學的新典范,并運用到對整個西方哲學傳統的反思和先驗語用學的建構當中。與阿佩爾一樣,訴諸踐言沖突也成了哈貝馬斯形式語用學的殺手锏。由于任何言語行為都預設有效性要求(validity claims),語言交往就具有一種內在義務,要為其有效性要求做出辯護;如果我們在斷言層次上做出的要求否定了這種辯護的可能性本身,則必然陷入踐言沖突。具體地說,凡是攻擊一切理性論辯的論證,反對理性本身的理性運用的論證,訛詐對真理的要求的論證,以拒斥規范性判斷為結論的論證,真誠地顛覆對話中真誠性的可能性的論證,以上五種論證都將陷入踐言沖突。(cf.Matustik,p.147)

   從維特根斯坦哲學的變化來看,經歷了一個從陷入踐言沖突到走出踐言沖突,并實際上運用了這一方法反擊懷疑論的過程,這就是從《邏輯哲學論》走向《哲學研究》和《論確定性》的過程。第6.54節是《邏輯哲學論》的自身闡釋,其中包含著命題內容與踐言內容的雙重矛盾。其一是明顯的踐言沖突:維特根斯坦以“我”的作者身份做出宣告式的言語行為,試圖達到這樣的言語行為效果:讓讀者正確理解語句并放棄這些語句,但這個自我指涉的言語行為顯然包含了自我駁斥。其二是明顯的斷言矛盾:如果這段話是有效的,那么《邏輯哲學論》的所有語句都是無意義的,從而無法被理解,難以成為有效的哲學論證。

   在這里,維特根斯坦確實陷入了踐言沖突,因為他的目標是為思想和語言劃界,但界限一旦劃分完畢,哲學語言立刻就被當作“局外人”而被排斥在“有意義”的語句之外了。因此,這一踐言沖突也許能夠實現它的“美學”目的,但無論如何都是“理智在向語言界線沖撞時留下的腫塊”(Wittgenstein,2009,§119)。這也是維特根斯坦后來批判《邏輯哲學論》的嚴重錯誤的契機,直到這個時候,維特根斯坦才真正為哲學活動奠定了方法論基礎,深入闡釋了《邏輯哲學論》欲言又止的哲學的治療性目的,不僅清除了曾經困擾他的踐言沖突,而且利用踐言沖突去揭示各種各樣的“腫塊”,防止以語言為手段使我們的理智受到蠱惑。

   然而,這種踐言沖突的理解方式并沒有完全挖掘出踐言活動和踐言意義在《邏輯哲學論》中的重要價值。接下來我們將從闡釋性活動和規范性活動兩個角度深入思考其深刻的哲學意蘊。

  

   三、踐言意義:從闡釋性活動的角度看

  

   從表面上看,《邏輯哲學論》在回答兩個問題:一是如何正確地理解哲學并正確地做哲學;二是如何正確地理解邏輯并正確地處理邏輯。

   就第一個問題而言,維特根斯坦提出了有影響的著名觀點:

   哲學的目的是對思想的邏輯澄清。

   哲學不是一種學說,而是一種活動。

   一部哲學著作本質上是由闡釋構成的。

   哲學的結果不是得到“哲學的命題”,而是對命題的澄清。

   哲學應當把不加以澄清似乎就暗昧而模糊不清的思想弄清楚,并且給它們劃出明確的界限。(TLP,4.112)

在這段耳熟能詳的格言中,維特根斯坦告訴我們,對哲學的正確理解,是將哲學理解為“活動”(activity),活動的目的是在邏輯上澄清思想,(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維特根斯坦     邏輯哲學論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外國哲學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363.html
文章來源:《哲學研究》2018年04期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