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祥京:作家翻譯家王紀卿的故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58 次 更新時間:2019-05-20 16:54:05

謝祥京  

  

   香港與內地,時隔五年分別翻譯出版了一百多年前日本漢學家紫山川崎三郎的著作《東邦偉人曾國藩》。譯者就是王紀卿。這是一部國外經典曾國藩傳記版本,而且是出版年代最早的一部,問世于1903年,距日本明治維新和曾國藩去世只有短短的三十余年,是以近代文明的觀念,貼近時代解讀曾國藩其人的一部難得的傳記作品。曾國藩是清代三百年第一名臣,王紀卿的譯作真實原著,介紹了曾國藩出將入相的非凡人生,深入剖析了其內圣外王的罕見人格。如果說當年唐浩明的《曾國藩》一書讓那位晚清重臣時隔百年后又重新走進了人們的視野,那么王紀卿近年翻譯的《東邦偉人曾國藩》更讓讀者穿越到那個年代,體察到日本漢學家紫山川崎三郎對曾國藩的評價與學識。

  

   “自學成才”的關鍵在于自學二字。自學,有多種含義,可以指人汲收接納事物的能力。也指一種狀態,即在沒有接受指導和教育的情況下掌握某種技能。成才既可成為專家也可成為學者,合并也可稱為“專家學者”。我的好朋友王紀卿就是屬于學者類型。我們的父輩都是抗戰將領,兩家又是隔鄰,自然相互了解。上世紀80年代我與其兄王紀平主編的《外國笑話集錦》就是王紀卿擔任的責任編輯,后來我在三環出版社主編的《百姓致富通書》亦是王紀卿的責編。王先生認為學者就是認真做學問的人,也是求學之人,水平高低則是另一回事。不過,我更認同《論語·憲問》中的:“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閉庖壞?,王先生做得很好,他為人很低調,不像我喜歡吹吹牛。王先生與我相差無幾,但仍屬小“知青”的范圍,毫無疑問,他亦是“知青”中出類拔萃者之一。

  

   王紀卿1985年就獲得首屆湖南省青年自學成才獎(十位青年之一)。

  

   獲獎時,三十有三。

  

   王紀卿曾是湖南人民出版社譯文編輯室的主力編輯,懂日語、英語與俄語。王紀卿沒有進過外語學校的大門,全靠自學而成。

  

   說他自學也不完全是,他畢竟還讀了初中,盡管讀的是長沙市一所不顯眼的民辦中學----“真知中學”,教師還以“右派”居多,但教學質量不一定差,王紀卿還是班上的英語課代表呢,這點好基礎不容否定。

  

   彈指之間,我們都老了。

  

   今天的王紀卿先生已是當代文壇炙手可熱的作家,翻譯家、資深編輯。他潛心研究湘軍及湖湘文化20余年,著作、譯作多部。近年來主持湖湘文化的電視講座,接受鳳凰衛視特別專訪,接應不暇。另外,在研究中國抗戰史方面也毫不遜色。當國家“正式”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之際,他即時推出了由云南德宏出版社出版的抗日專著《血戰十四年》。

  

   就抗戰作品而言,云南人的確先人一步。

  

   在七十周年抗戰紀念日(9月3日)之前,湖南人民出版社將隆重出版王紀卿先生的著作《中國保衛戰:抗戰十四年》,該書一百萬字,分四卷出版。十年辛勞,即成正果。當前,即使出版抗戰類書籍也不容易,國家新聞出版署審稿就審了好幾個月。委托的審讀人也頗有權威,他就是彭順厚先生,軍事科學院原軍事歷史部研究員、中國“二戰”史研究會原秘書長。

  

   書稿“審批”拖了很久很久,我們這些關注中國抗戰史的朋友們時常詢問王紀卿這本書還能出不?好久能出?真有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架勢。

  

   2014年10月的一天,我正巧在王先生家中品茗聊天,正在興頭上他手機響了,他知道是誰就打開了免提,對方是出版社負責人周政先生,話筒中傳出宏亮的聲音:王總好,《抗戰十四年》審讀意見與批文下來了,等下我就把彭教授的審讀意見傳給你。

  

   對重大題材的審讀與批準是中國出版界的常態,這點大家都懂。如果,自己花了不少心血的書能獲得批準,審批的程序再長,能批下來,就謝天謝地謝“皇恩”了。倒是互聯網的發展速度卻驚人的快,王紀卿剛放下手機不到一分鐘,對方就把專家的審讀意見傳了過來。

  

   彭順厚審讀意見摘錄:王紀卿著的《中國血:抗戰十四年》(申報選題書名),雖然不是一部關于中國抗日戰爭的純學術性著作,但確實是一部比較客觀、全面和生動地闡述和描寫這場偉大的民族解放戰爭、帶有文學性質的紀實性作品。該書具有兩大鮮明特色。一是將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前后的六年局部抗戰和八年全面抗戰進行連續記述,把國民黨軍隊和共產黨軍隊的抗戰融合起來并忠實于其關連性進行敘寫,真實而生動地反映了中國軍民長達十四年的艱苦卓絕的抗日斗爭。該書比較全面、系統地綜合了前人關于中國抗日戰爭的記載,打破了各種分域的條條框框,比較全面、真實和生動地反映了正面戰場的波瀾壯闊的大會戰以及敵后戰場艱苦卓絕和卓有成效的對敵斗爭……

  

   二是較好的體現了中國抗日戰爭的勝利,同時也是世界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勝利……相信該書的公開出版發行,對弘揚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增強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增加社會的正能量,以及祖國的和平統一大業必將起到積極作用。

  

   如果說當年唐浩明的《曾國藩》一書讓那位晚清重臣時隔百年后又重新走進了人們的視野,那么王紀卿的《湘軍為什么這么?!吩蛉謾跋婢背晌艘桓鍪逼謐鈑腥榷鵲拿?。

  

   胡錦濤先生“高風亮節”卸任后首次訪湘,第一站就是拜訪湖南大學并參觀千年學府岳麓書院,還向專家求證岳麓書院講堂上的“實事求是”這塊匾詞意的來龍去脈,濤哥聽懂后,恍然大悟:“實事求是還有這樣一個來龍去脈?!笨杉?,“惟楚有才,于斯為盛”并非虛名。

  

   《湘軍為什么這么?!煩靄婧?,國內也引起了轟動:國內首部通俗解讀湘軍史的巨著、“湖南十大暢銷書”,不僅在各書店名例銷售前茅,同時也成為各網站文化頻道最熱書籍。王紀卿人氣直線飆升,風頭蓋不住。其實當初的書名不叫這個,出版社八零后編輯們善開腦洞,換成了《湘軍為什么這么?!貳氨晏獾場彼頻氖槊?。

  

   “易中天品三國,王紀卿侃湘軍”,他們都是湖南人。

  

   “湘軍”作為近代史上一股舉足輕重的軍事力量,因其作戰風格悍勇異常而著稱。從太平天國運動到平定新疆,從中法戰爭到甲午敗北,湘軍的身影始終與近代中國最波瀾起伏的歷史畫面相聯系。不僅如此,湘軍將領皆登高位,曾國藩、左宗棠、江忠源、胡林翼、彭玉麟、羅澤南……再加上與湘軍有千絲萬縷關系的李鴻章、張之洞等人,湘軍對晚清歷史影響,能不牛嗎?但就是這樣一股影響深遠的力量,在后世卻飽受爭議。特別在因為湘軍勢力崛起是建立在對“太平天國”運動的作戰中,故而在過去的50年里,人們談及湘軍時都諱莫如深,一句帶過。直到90年代初,隨著《曾國藩》等著作相繼面世,一些塵封已久的名字開始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

  

   王紀卿關注湘軍,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骯刈⑾婢柿系哪康?,就是為了寫一本好書,通過這部書來還原一支真實的、有血有肉的湘軍?!彼檔背醯南敕ㄒ埠堋骯?。

  

   二十多年過去了,當初的想法終于成真。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書,封面大紅大黃,題目后面赫然以“揭開湘軍將帥百戰百勝、仕途通達的彪悍人生”為內容提要。書名很通俗、封面艷麗,提要也有噱頭,但書的內容卻是對晚清湘軍興衰史的紀實,還原的是數十位湘軍主要將領的人物形象。從朝廷中樞到鄉野荒村,從后方謀劃到戰陣相接,書中既有湘軍將帥軍事作戰的勇猛、政治智慧的圓滑,也不回避湘軍瘋狂屠城的野蠻、內部傾軋的無奈。一組曾經叱咤風云的人物躍然紙上,一幅晚清風云的歷史畫卷向世人展開。

  

   早在《湘軍為什么這么?!芬皇櫓?,王紀卿就在廣西師范大學出版了一本叫《湘軍》的專著,這是當代人撰寫的一部湘軍編年史,無疑該書也成了研究湘軍的人士必讀參考書。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主要出版教育、學術人文、珍稀文獻等圖書。該社在業內享有盛譽,因他們對人文歷史題材的質量要求極高。

  

   王紀卿是老編輯,經常要約稿、走稿,拜訪過不少文化名人,知道名人背后都有一段艱辛史。很多人認為,通俗寫史,自由度高,只要不違背大歷史背景和人物性格,很多東西就可以自由發揮。事實上,稍顯泛濫的主觀、時髦的發揮,正是現在很多以“通俗”為名的歷史文學書籍的通病。

  

   娛樂可以演義,寫史要擺事實。要想展示群像,每一個人的生平、年譜都要研究,所有資料都要看一看。不僅主要人物的資料要特別用心,邊緣人物也需要特別留意。朋友們贊紀卿的書有可讀性,越讀越想讀,王紀卿卻解釋:無非是將歷史資料組合并翻譯出來而已。

  

   在中國近代史上,湘軍的研究者甚多,但寫編年史的只有三人,都姓王,我姑且稱之為“三王”,他們就是:王闿運、王定安、王紀卿三人。前兩人是先輩,早己作古。王闿運撰湘軍的專著叫《湘軍志》;王定安后寫的叫《湘軍記》,這兩本著作也是后生王紀卿研究湘軍的參照對比與研究的歷史資料之一。

  

   紀卿也給我侃過一段小故事:王闿運寫的《湘軍志》與王定安寫的《湘軍記》同是記述湘軍的史書,但由于撰者的態度有別,出書后受到的待遇也根本不同:王闿運受到當事者的惡毒攻擊,《湘軍志》遭到毀版的厄運;而王定安和《湘軍記》則受到當事人的優禮待遇和吹捧。然而,史書的價值要由歷史來評判,百年以來,二者受到的后人評說,和當時當事者就完全兩樣了。太平天國及捻軍起義失敗后,湘軍統帥曾國藩自以為功在自己創辦的湘軍,故此打算修一部湘軍史志,自表功烈。然而,志書議而未編,他就死去了。光緒初年,其子曾紀澤依照他的遺愿,把修志任務交給了晚清著名學者王闿運。王闿運自1877年至1881年撰成《湘軍志》??墑?當曾國荃等與湘軍有關者看到初版的《湘軍志》時,皆大為震怒,其中尤以曾國荃、郭嵩燾反對最力。曾國荃“幾欲得此老而甘心”,郭嵩燾攻擊《湘軍志》是“誣謗之書”,追索其版……

  

   王紀卿所著的《湘軍》,克服了先輩的局限性,對人物的褒貶姑且不論,前人撰寫的湘軍編年史,按照湘軍作戰的不同地區和集團劃分板塊,是各板塊的編年史,不容易看出同一時期各集團之間的聯系,王紀卿所著的《湘軍》一書,打破了板塊分割,是湘軍各集團統一的編年史,令人容易看到同一時期全國湘軍的活動概況。此外,以前的編年史以天干地支紀年紀月紀日紀時,在現代人閱讀有諸多不便,而《湘軍》書采用公歷紀元,為當代讀者特別是年輕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王紀卿還把湘軍史延續了近20年。

  

自1851年起,湘軍轉戰大半個中國,(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大浪淘沙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37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