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新生:“小”事件與“大”歷史——《左傳》之歷史美學解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75 次 更新時間:2019-05-20 19:11:21

進入專題: 歷史美學   左傳  

路新生 (進入專欄)  

  

   【摘要】歷史發展的進程中存在著一些似“小”實“大”,即實實在在深刻影響甚至制約過歷史進程,卻被當今史界冷落的歷史事件。審視此類事件,《左傳》正是合適的樣本。本文以歷史美學的視角剖析《左傳》中齊、魯交惡乃至于兵戎相見,以及晉國從內亂到內治的崛起之路;秦、晉兩國關系的大逆轉,其中涉及的兩起歷史悲劇均似“小”實“大”。剖判而厘析之,希望從中探討重新審視歷史和歷史學的新路徑。

  

   關鍵詞:“小事件”、“大歷史”、歷史美學

  

   本文提出一個“小事件”與“大歷史”的概念?!靶 ?、“大”之稱加諸“歷史”,此指陳非謂著眼于外在表象而是取其質里意義,邏輯上也就自然導向一種對歷史本體的價值判斷。所謂的“小事件”,在本文題旨的語境中關乎那些看似瑣屑渺小卻實實在在深刻影響甚至制約過歷史進程的事件。此類事件似小實不小,卻長期沒有受到史界的重視,是謂“小”事件;因其影響、制約歷史進程,致使原本不起眼的“雞毛蒜皮”最終引動起歷史的巨瀾,是謂“大”歷史。希冀通過透視“小事件”,捕捉到或者說抽繹出此類事件中蘊含的重大歷史價值和意義,《左傳》正是合適的文本對象。而這里作出“文本合適” 的判斷,又不僅是指《左傳》本身即富含符合本題旨,可以用來細加剖析的大量相關史實,其另一層意涵是謂《左傳》作為傳統史學的開山之作,其“以小見大”的撰史方法和視角,對于《左傳》以后的中國歷史學發展具有開創性 、示范性的重要意義。當然,本文系對《左傳》進行“歷史美學”的解讀,故剖析其史學觀念及撰史特點需借助美學的方法論。如此做去,或有助于以一種新視角重新理解歷史和歷史學,對于克服當今史界“見物不見人”的痼疾或亦有所裨益。故本文仍擬以《左傳》歷史美學解讀(一)之體例[2],仿錢鐘書先生《管錐編》之詮讀《左傳》法,將《左傳》相關“年”下發生之兩件似“小”實“大”之歷史事件,以“歷史美學”的標準衡騭厘析之,即可見出此兩例春秋時的“歷史悲劇”皆由“小事件”而引發的“大歷史”,恰如黑格爾《美學》中所認為的,“阿喀琉斯的‘狂怒’”最終引發了特洛伊戰爭。

  

一、齊襄、文姜私通與齊、魯交惡


   (一)襄、姜私通

  

   文姜是《春秋》中“出鏡率”最高的女性。這卻并非因為她的美貌與美德,恰恰相反,文姜貌、德背反,這才引起了孔子所撰《春秋》對她的特別關注。漢劉向撰《列女傳》,將文姜與末喜、妲己、褒姒共同列入《孽嬖傳》。文姜之“孽嬖”有二:(1)與齊襄兄妹私通,亂倫;(2)與齊襄聯手弒殺親夫魯桓公,亂政。以下擬取劉向意,看襄、姜兄妹私通“亂倫”之“小事件”如何引發了齊魯交惡“亂政”的“大歷史”。

  

   齊襄、文姜為同父異母兄妹,倆人私通已久。文姜歸魯與魯桓結為夫妻,卻仍然與齊襄舊情不斷且長期淫通,最終奸夫淫婦聯手弒殺了文姜親夫魯桓,齊、魯兩國終至于交惡而兵戎相見。

  

   姜、襄私通,于《左傳·桓三》之齊侯嫁女中已初露端倪,透出些許訊息。

  

   1、齊侯嫁女

  

   《左傳·桓公三年》:

  

   秋,公子翬如齊逆女,修先君之好,故曰“公子”。

  

   魯桓娶文姜,禮,由魯公子翬代表魯侯如齊逆女。然同年《經》載:

  

   九月,齊侯送姜氏于讙。

  

   按,“讙”,魯地。齊僖公送女,《經》何以鄭重載之且點明“讙”地?蓋因齊侯此舉非禮。如同年《左傳》所論:

  

   齊侯送姜氏于讙,非禮也。凡公女嫁于敵國:姊妹,則上卿送之,以禮于先君;公子,則下卿送之。于大國,雖公子,亦上卿送之。于天子,則諸卿皆行,公不自送。于小國,則上大夫送之。

  

   《公羊傳》則謂:

  

   何以書?譏。何譏爾?諸侯越竟送女,非禮也。此入國矣,何以不稱夫人?自我言齊,父母之于子,雖為鄰國夫人,猶曰吾姜氏。

  

   按禮,諸侯嫁女本人不送,更無越境送女之例,齊侯則不僅親送文姜,竟越境送至于魯地,此是謂“非禮”?!蹲蟆?、《公》均切譏之,可見在涉及禮制的重大原則問題上《左》、《公》并非如今文家所說義法相悖而是義法相同。齊僖公何以甘冒非禮之惡名親送文姜至魯境?其中之隱情即為齊僖公知曉其子、女兄妹淫通丑事,太史公透露了這一秘密?!妒芳恰て朧蘭搖罰骸捌胂騫食⑺酵撤蛉??!薄骯省閉?,非一日之謂也?;謊災?,齊襄尚為太子諸兒、“魯夫人”文姜尚“待字閨中”時二人已有染。齊僖公明知之,遂決意斬斷二者之兄、妹情絲。魯桓既已聘文姜為妻,齊侯當慮夜長夢多婚事有變,故越禮親送文姜至魯境,實帶有“強行押解”之意。此中之隱情,復可證之以《左傳·桓公六年》所記:

  

   北戎伐齊,齊侯使乞師于鄭。鄭太子忽帥師救齊。六月,大敗戎師,獲其二帥大良、少良,甲首三百,以獻于齊?!郴福┕椿橛諂胍?,齊侯欲以文姜妻鄭太子忽。太子忽辭。人問其故。太子曰:“人各有耦,齊大,非吾耦也?!?

  

   按,魯桓婚文姜事在桓公三年,至桓公六年她已歸魯四年?!蹲蟠沸鶚潞我栽詿舜ν蝗惶?,于桓六北戎伐齊時倒敘四年前齊僖公欲嫁女之事?鄭太子忽位重且善陣戰,固為齊侯青睞而欲以文姜嫁之,然襄、姜兄妹有奸戀之私,無德女淫亂不中留,齊侯急于嫁而“定”之,似為齊侯主動擇婿更加重要的原因。適遇優秀拔萃如鄭太子忽者,故一意撮合,急欲嫁而“定”之。殊未料鄭忽自重而無意攀附,此中又暗伏下了鄭太子因辭婚失齊援而導致日后去國流亡之大隱線,可謂一因而蘊二果,“睹一事于句中,反三隅于字外”(劉知幾《史通》贊《左傳》語),這顯然是一種高級敘事法,此為插語。齊侯終以嚴父之威強行押送叛逆女進入了婚姻牢籠。

  

   2、襄、姜藕斷絲連,舊情復發

  

   齊侯違背文姜意愿嫁女,自出嫁直至齊僖公去世,文姜13年未回娘家“歸寧”(若“歸寧”,依例《春秋》當有記載)。之所以如此,嚴父齊僖公實為最大阻礙者。下至于桓公十五年,《經》載:

  

   夏,四月己巳,葬齊僖公。

  

   桓公十五年即公元前697年。齊侯四月葬,按《左傳·隱公元年》:“天子七月而葬,同軌畢至;諸侯五月,同盟至?!幣曰腹迥?月上推七月,則齊侯死當在桓公十四年即公元前698年8月。齊僖公薨,文姜必奔喪。期間她與齊襄是否又有通奸齷齪事?《經》、《傳》均未載。然文姜似應在奔喪期間與齊襄又有染,此可從后文對《左傳·桓公十八年》之解析中見出。要之,齊侯薨,羈絆去,襄、姜舊情即刻死灰復燃。依禮,齊侯崩齊襄須守喪一年方可即位并辦公事。齊僖公薨于桓公十八年8月,時齊襄重孝在身,原不宜于此年接待外賓。然同年文姜即與魯桓夫婦同赴齊,距齊僖公卒為時甚促。其中緣由即文姜名為陪同魯桓出訪,實急不可待借機與齊襄幽會重溫舊夢,齊襄之急迫亦同然。

  

   先看桓公十八年《經》: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于濼。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

  

   再看同年《左傳》: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

  

   按,魯桓擬攜文姜出訪齊,《左傳》此記為尚未成行時事。然緊接此文之后,《左傳》卻突然冒出一句申繻諫誡語,其言曰:

  

   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

  

   齊、魯交往,魯桓攜夫人出訪,這很正常。除去文姜奔喪不算,至桓公十八年她已15年未“歸寧”,現與夫君同赴娘家,一解思親之渴,符合常情,申繻原應祝福才是,卻在桓公出國前沒頭沒腦冒出此番“不合時宜”的諫論,這證明了一點:申繻必知文姜、齊襄通奸丑事。聯系前文文姜奔父喪,期間必又與齊襄私通,消息傳至于魯,申繻知之。故其以男女家室“無相瀆”力阻桓公攜文姜出訪,必知文姜與齊襄有染已久,否則不會在魯桓出訪前突發此蹊蹺諫語。以此再回觀《左傳·桓公六年》:

  

   九月丁卯,子同生。以太子生之禮舉之,接以太牢,卜士(占卜選士)負之,士妻食之,公與文姜、宗婦命之。公問名于申繻。對曰:……公曰:“是其生也,與吾同物,命之曰同?!?

  

   同年《公羊傳》則謂:

  

   夫人譖公于齊侯,公曰:“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逼牒釓?,與之飲酒。

  

   按,齊侯“怒”而假宴魯桓并戕害之,事在桓公十八年?!豆虼誹崆爸粱腹?,不確。然《公羊傳》提供了一條重要史實,即桓公懷疑“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巴奔綽郴鋼勇匙?。魯桓認魯莊為文姜與齊襄私生,其對姜、襄奸情亦必有所覺察。若桓公所疑為實,則文姜與齊襄通奸當在桓六前,距桓公十八年長達13年之久。以此恰能反證申繻必知情而力諫魯桓毋攜文姜出訪。

  

   3、襄、姜聯手弒殺魯桓

  

   《左傳·桓公十八年》:

  

   公會齊侯于濼,遂及文姜如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丙子,(齊襄公)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車。

  

   按,魯桓“謫”文姜與齊侯通,文姜“以告”齊襄,此“告惡狀”之內容當即為《公羊》“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之類。齊襄見奸情敗露,頓起殺機,遂指使彭生弒魯桓。彭生后應魯國之請被殺成為替罪羊,然此事之背后黑手實為襄、姜兄妹。

  

   (二)齊魯交惡與魯莊復仇

  

黑格爾將“妒忌、野心、貪婪”乃至于“愛情”均歸入“情欲”類,認為因“受這種感情支配”,人可能“違反真正的道德以及人類生活中本身合理的原則,因而陷入一種更深的沖突”[3]。黑格爾此種重視人性要素的分析法,并不是當今史界主流所采用的方法,(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路新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歷史美學   左傳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史學理論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372.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3d技巧稳赚100万 无错36码特范围网址 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3肖6码免费大公开 福彩3d直选技巧 河内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 太子中心网址 七星彩购买前四位网站 时时彩全包组三方法 网上投注站哪些是正规 手机购彩软件排行 六码倍投方法 篮球赛 百炮打鱼 一个黑客告诉你网赌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