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志寰:重探中琉關系:思索中國模式國際關系的起點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77 次 更新時間:2019-05-21 17:02:41

進入專題: 中琉關系   琉球   中國外交  

程志寰  

  

   從1978年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至今,已經歷了40年。這40年來中華民族取得了耀眼的經濟發展成果,中國的國際地位亦大幅躍升。在本世紀初期,中國迅速崛起之勢逐漸成為全世界關注的焦點,當中包括一些發展中國家為之驚艷,且期望參考或學習中國的發展經驗,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已開發國家則開始對中國產生警惕,擔心中國的崛起會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并進一步破壞或顛覆戰后西方國家一手創建的國際秩序。對此,中國內部也開始針對新時代、新局勢下中國與世界政治的關系進行一番闡釋。在胡錦濤時代中國就提出了「和平崛起」、「和諧世界」等論述;而習近平在2017年1月于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演講時,亦提出了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并明確表示:無論中國發展到哪一步,都永不稱霸、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范圍。

   為了本世紀中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目前中國大陸的學術界也積極展開中國國際關系理論的論述,并從中國古代經典和「天下觀」的思想傳統中探求答案。本文認為,在1879年遭到日本并吞前,琉球王國一直是中國天下體系中的一分子,而且與中國建立了長達五百年的友好關系。由此可見,中琉關系是中國老祖宗發展對外關系的典范,也是目前中國欲建構國際話語權非常值得參考的歷史例證,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絕不可忽視對琉球和中琉關系之研究。

  

   中國人不該遺忘的歷史責任

   1879年日本強行并吞琉球后,琉球王國的臣民被迫流亡海外,并多次向清廷上奏請愿書,以及在中國境內發起琉球復國運動。而清朝不僅拒絕承認日本的侵略行為,甚至不斷為此事與日本談判、交涉,還希望其他西方國家介入調解。然而,1888年由于中日雙方對琉球的貿易問題僵持不下,日本停止了關于琉球的一系列談判,琉球問題從此懸而未決。1894年中國在甲午戰爭戰敗后,連自己的領土臺灣、澎湖都遭到日本的竊占,更無力干涉琉球問題了。

   20世紀初,中國除了遭受更嚴重的外力入侵,其內部也進入一段長期的革命和內亂的狀態,琉球問題依然懸而未決。直到1945年中國獲得了二戰戰勝國的地位,又再次得到了重新討論琉球地位的契機。為了處理戰后對日和約的問題,1947年中國成立了「對日和約審議委員會」,委員會中的第五組(領土)即為當時負責研究琉球和其他東海島嶼的主要單位。委員會領土組在廣泛征詢各界意見后,于1948年3月做出關于琉球問題的審議報告,報告中指出我國對琉球之主張包括:

   1.劃歸中國或由中國托管;2.中美共同托管;3.美國托管;4.成為聯合國?;は輪雜閃焱?。*

   然而國民政府外交部在審慎考慮后認為:中國與琉球為不同之民族,中國也不愿有擴張領土之嫌,故「我如要求歸并琉球,理由似尚欠充分」。**所以當時國民政府的主要立場是希望琉球能先由中國托管或中美共管,往后再讓琉球走上獨立。但抗戰勝利后的中國百廢待舉、國力孱弱,琉球實質上又被美軍占領,再加上當時國共內戰逐步加劇,亟需倚靠美國做后盾的國民黨政府自然無法在琉球問題上與美國據理力爭,這使得中國再度喪失了妥善處理琉球問題的歷史契機。

   *劉春明,2017,〈對日和約審議委員會與國民政府處置琉球的政策〉,《邊界與海洋研究》第2卷第2期,頁118-119。

   **任天豪,2010,〈中華民國對琉球歸屬問題的態度及其意義(1948-1952)──以《外交部檔案》為中心的探討〉,《興大歷史學報》第22期,頁60-61。

   1950年代美國與日本簽訂和約終止了戰爭狀態后,美國基于冷戰的需要,開始顯示出可能將琉球歸還日本的跡象,且不斷對外發表「剩余主權」的荒謬理論,這使得撤遷臺灣的國民黨政府開始積極從事對琉工作,包括1958年成立「中琉文化經濟協會」,大力推展與琉球工商業、文教界人士的關系,以及鼓勵琉球學生到臺灣留學等。然而,這些努力仍然無法改變琉球的命運,1972年美國還是將琉球歸還給日本,而且美國也持續將琉球做為其在東亞最重要的軍事基地,而琉球人民則依然生活在美日殖民的陰影之下。

   曾與我國建立五百年深厚情誼的琉球人民,在1879年遭日本并吞后,長期接受日本的「同化」,甚至在侵華戰爭時做為「日本兵」被征召到中國戰場上與「百年好友」中國人作戰,最后還在二戰結束前被日本當作「棄子」于沖繩戰役中付出慘烈的犧牲。在二戰后本應受到托管并逐漸走上獨立的琉球,卻在美日兩國的私相授受下再次成為殖民地,而中國也再次錯過為琉球人民爭取合理地位的寶貴機遇。這段歷史是琉球人民的夢魘,也是中琉關系史中最悲慘的一頁,更是當代中國人不該遺忘的歷史責任。

  

   中國再議「球案」的正當性

   目前臺灣學界多認為我方已不具備再議琉球的正當性,對琉球主權屬于日本的現狀也已無置喙之余地。其理由主要是援引透過「征服」或「戰后占領」,獲得領土「保持占有」(UtiPossidetis)的古典國際法原則,認為日本在「透過征戰方式獲取領土」之行為受國際法禁止之前的1879年便侵占了琉球,該作法在當時是具有法理正當性的。*然而,古典國際法所規定的獲取領土之有效的「征服」也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包括「戰敗國須放棄收復失地」以及「戰敗國及其盟國須放棄一切抵抗」等。**1879年琉球遭日本吞并后,琉球國尚泰王雖被日本強行送往東京看管,但琉球王國的臣民并未放棄復國請愿運動。而琉球當時的宗主國清朝政府亦從未停止與日本交涉,1894年日本再次發動甲午戰爭擊敗中國,至此中國才真正不再與日本交涉「琉球處分」之問題。所以直到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后,琉球的盟國才算正式「放棄抵抗和介入」琉球問題,日本對琉球的「征服」才具有效性。

   *陳荔彤,2005,〈琉球群島主權歸屬─歷史角度與國際法〉,《東海大學法學研究》第22期,頁17。

   **李廣民、歐斌主編,2006,《國際法》,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頁93。

   因此,為了「有效征服琉球」,日本不但發動戰爭侵占琉球,還再次以戰爭的方式擊敗琉球的宗主國。從國際道義的角度來看,倘若我們將日本獲取琉球的方式賦予法理正當性,則明顯有鼓勵戰爭和武力擴張行為之嫌。這嚴重違反了《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3、4款所強調的「應以和平方法解決國際爭端」及「在國際關系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侵害任何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雖然《聯合國憲章》于20世紀中葉才制定,亦無法溯及既往地規范、追究以往帝國主義國家的侵略行為。但聯合國的成立和《聯合國憲章》的制定,象征著戰后新秩序及相互尊重主權、更為文明化的國際互動模式,因此我們決不應該忽視對新國際法之和平精神的尊重,而僅借著古典國際法來正當化一切的殖民或侵略行為。

   此外,二戰后關于琉球主權歸屬的相關國際法文件主要有四,包括1943年的《開羅宣言》、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1951年的(舊金山)《對日和約》、及1952年的(臺北)《中日和約》。而這四份文件又可分為以下兩類:

   一、重新界定日本領土:《開羅宣言》規定日本必須將東北、臺澎等竊占之地歸還給中國,而且必須將日本驅逐出它曾「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而《波茨坦公告》第八條不只重申《開羅宣言》「必將實施」,且更具體地將日本的領土范圍限定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之其他小島之內」。*這兩份文件清楚表明日本在二戰后的領土并不包含琉球,除非由簽署并發布《波茨坦公告》的「吾人」(中、美、英、蘇四國)共同決定之。

   *由于《開羅宣言》之內容設定了追究日本侵略行為的時間點,造成后人對日本領土范圍有所爭議。其內容規定將剝奪日本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占領之一切島嶼」。而琉球在1914年以前就遭日本并吞了,所以也有人認為《開羅宣言》并沒有將琉球剝奪出日本的領土范圍。但在《開羅宣言》之后,相同的利益攸關方(盟國)又一同簽訂了《波茨坦公告》,當中也對《開羅宣言》進行了更明確的補充,其不僅在條文中明文規定必須承續《開羅宣言》之內容,也對日本領土范圍做了更具體的界定,故此爭議實際上并沒有那么重要。

   二、涉及琉球地位:1951年簽訂的舊金山《對日和約》第三條明確指出包括琉球在內的北緯29度以南之西南群島等島嶼將交付聯合國托管,而且規定美國在向聯合國提案托管前「有權對此等島嶼之領土及所屬居民,包括其領海,行使一切及任何行政、立法與司法權力」。有學者認為,基于這項規定,美國在將琉球交付聯合國托管前是該地區的唯一管理當局,所以也有決定這些島嶼「是否選擇交付托管」之權力。*然而,美國在中國缺席、蘇聯拒絕簽字的情況下制定《對日和約》的第三條,此舉已然違反《波茨坦公告》的規定;再者,即便美國對琉球「是否選擇交付托管」具有決定權,此決定權也應該僅為時間上的裁量權,即美國可自行決定「何時」將琉球交付托管。但這并不表示美國能夠不將琉球交付托管,更不代表美國可以「將琉球歸還日本」,因為日本的領土界線,早已受《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定。所以1972年美國回避其他盟國,片面與日本協議并更改日本領土范圍和歸還琉球之舉,完全是不正當也不合法的。

   *李明峻,2005,〈從國際法角度看琉球群島主權歸屬〉,《臺灣國際研究季刊》第1卷第2期,頁64。

   1952年在臺北簽訂的《中日和約》雖無明文規定琉球地位,但在談判過程中日方代表詢問到上述之《舊金山和約》第三條時,我方代表回應:「該地區為美國與日本國間之問題,中國政府不擬表示意見?!谷歡?,在1953年美國欲將奄美群島歸還日本,以及后續幾年美國開始不斷提出「剩余主權說」時,國民黨政府又開始積極抗議。從外交部的公開聲明可看出,國民黨政府原本的立場是同意琉球在交付托管前受美國全權管理,即對《舊金山和約》第三條的規定沒有意見。但美國擅自「擴權」,不僅違反條文必須將琉球交付托管之規定,還意圖將琉球歸還給日本,這是中國決不能接受的。*盡管1972年美國將琉球歸還日本,但臺灣對此事的官方立場至今仍保持不予承認的態度。而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1972年與日本復交時發布了「中日聯合聲明」,日本政府在聲明中重申了「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這說明戰后的日本領土一直都不該包含琉球,且全體中國人對琉球不屬于日本之立場也是一致的。既然琉球是被美國以不公不義的方式「歸還日本」的,身為重建戰后東亞秩序之重要利益攸關方,中國當然也有「再議」之余地。

   *同前注,頁70-72。

   **張海鵬,2018,〈序言〉,引自孫曉光、趙德旺、侯乃峰著,《琉球救國請愿書整理與研究(1876-1885)》,北京:新華出版社,頁6。

  

   新時代琉球問題與中國的回應

2013年,由琉球本土追求去殖民化的志士成立了「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該會理事之一的友知政樹教授在接受英國《衛報》專訪時表示:翻開琉球近代史,內容充斥著受日本強迫下的悲慘犧牲,以及戰后美日秘密協議下打造的軍事基地,對此「我們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宣布獨立,回復到被日本強行吞并前的狀態」。友知教授所言道出了琉球從1879年至今從未擺脫受人殖民的慘痛經歷。針對琉球內部的獨立思潮,大陸的《環球時報》也隨即發表社評表示琉球獨立「有歷史傳承的基礎及正當性」,所以「中國民間應同情、支持『琉球獨研會』的成立及它所宣布的政治目標」。接著,大陸歷史學者張海鵬、李國強也在《人民日報》上撰文探討日本19世紀末在東海進行的一連串不義的侵略舉措,(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琉關系   琉球   中國外交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地區問題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392.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