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梧:以儒釋道三家思想安頓精神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56 次 更新時間:2019-06-23 12:48:53

進入專題: 儒家   佛學   道家  

林安梧 (進入專欄)  

  

   筆者有幸在山東大學旁聽林安梧先生講學,聽講過程中即非常期望向林先生求教一些問題以促成訪談,而林先生爽快地答應了。采訪當天,我與司機到山東大學中心校區接林先生來到編輯部參觀指導,從早上一直談到中午,林先生的講解醍醐灌頂,聞之暢快淋漓。過后整理錄音過程中,一個明顯的感受是,林先生之思想,著實有一個“論”在那里。這個“論”融通了儒釋道等思想源流,形成一個總體之觀念,非常有見地,并且非常有意味。

  

   ■:林安梧先生   □:曾繁田

  

   □:林先生講,人的精神安頓依賴于三個脈絡:天地、先祖、君師。請您分別談一談,此三者如何安頓我們的心靈?

  

   ■林安梧:一般來講會談到荀子講“禮有三本”,所謂“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閉庖簿褪翹斕厙拙?,其中天地是自然的脈絡,或者叫自然的共同體;先祖是血緣的脈絡,或者叫血緣的共同體;君跟師呢,就是政治社會人文的共同體,君代表社會政治,師代表人文化成。在我們華人的思考中,人離不開這三個共同體,所以我們的精神安頓也就放在這里,自然共同體、血緣共同體、文化共同體,對應著天道、家庭、道統。

  

   我們心里必須存著這些共同體,而不能違背它們,這樣我們就會覺察到自己跟這些共同體有著密切的關系,人跟天地的關系、人跟祖先的關系、跟君和師的關系,這些都很重要。這里面,師講的是圣賢、前輩,君講的是在一個群體里面的管理事務、發號施令的人,荀子說:“君者,何也?曰:能群也。能群也者,何也?曰:善生養人者也,善班治人者也,善顯設人者也,善藩飾人者也?!?

  

   在儒家看來,人的生命的安頓處,它是很多元的,織成一個非??砉愕穆雎???贍苡懈髦植煌謀硎齜絞?,但是終歸離不開“天地親君師”?;蛘咚?,離不開孟子所講的“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碧斕?、人倫、社會、文化都在其中了。我認為儒家一定要把握住這幾個共同體。

  

   現在有人主張“君”這個字要有所改變,這當然有我們所同情的理由,但是我覺得也沒有必要。君,其實就是人們一起合作的時候,應當尊重群體中的領導者。相應的,領導者也要尊重群體中的每個成員。君,不必理解成君主專制的那個君。因為我們看君這個字,它從尹、從口,尹就是管理事務,口就是發號施令,君原來的意思也就是這樣而已。

  

   儒家講精神安頓基本上是很實在的,但它也不是只有此生此世??鬃鈾擔骸吧?,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比寮矣Ω媒彩恰笆鈾廊縞?,它不是只有此岸世界,它是通生死幽明于此岸,但并不是只有此岸,因為我們的生命有過去、現在、未來。

  

   現在很多講儒家的把它講得太窄了,好像儒家只有此岸沒有彼岸,實際上它是通此岸彼岸于此岸。儒家也有三世啊,但是它的三世并不像佛教講的三世因果。儒家的三世,過去、現在、未來,是放在一個群體的脈絡里面,天地的脈絡、血緣的脈絡、文化的脈絡。所以我們華人會這樣講:我是林姓人家,我是福建漳州的林姓人家。就是要關聯到地域。我們的思考一直是這樣,接地氣,但是又通天道。

  

   □:道家講“名以定形”和“言以成物”,似乎主體的言說決定了萬物的存在。請林先生就此談一談“語言”與“存在”的關聯。

  

   ■林安梧:道家如果順著王弼講下來,就會講到“名以定形”“文以成物”。人類用語言去論定這個世界,可能會產生什么效應、后果乃至流弊,道家在這方面的反省是最深的。因為人不可能不使用話語,不可能不使用文字,不可能不使用某種表達去言說這個世界。惟有經過語言符號去說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才能成其為一個世界,但是在說的過程中,當我們說定了對象,那就開始成為一個問題了。這時候該怎么辦?

  

   《道德經》就講:“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鋇讕透此?,德就本性說,物呢,就是經過話語去說了,就要使用語言、文字、符號等?!拔鐨沃閉飧魴?,就具體落實了,這個“物”不只是一個對象物,而是器物、結構、制度等等都包括,這樣匯總起來最終形成一個勢。

  

   如果“物”往“勢”走,就要出問題,所以要回到“道”跟“德”,回到根源和本性,“尊道而貴德”。老子認為任何事物一定要回到根源、回到本性才不會出問題,所以《道德經》講“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又講“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沖氣以為和”。這是在告訴我們,人通過語言而論定存在,但是這個論定的存在,是人們所論所說的存在,它是存在的對象物,而不是存在本身。所以面對這樣的存在,一定要有另外一種心境,就是我們要認識到,人的話語是可以解開的,當話語解開了,存在才能夠彰顯它自己。

  

   所以譬如讀書,我們說:讀書要讀入字里行間,而不要死在字上。我們不能執著在語言上,要思考言背后的意是什么,所以莊子主張得意忘言、得意忘象、得魚忘筌。不能執著在言,而要真正進入意,而意又要上溯到道的層面去體會。道家在這方面反省很深,提示不要在話語、文字上爭執,而必須回到存在去面對。

  

   □:林先生曾經加以比較:中國哲學主張“象在形先”,西方哲學強調“形在象先”。請先生展開講一講“形”與“象”的關系。

  

   ■林安梧:這就牽涉到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因為我們中國的文字是圖象性文字,圖象是最接近存在本身的,而我們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形之為形,它是由話語去論定才成立的,所謂“名以定形”。一個名在未定形以前,它實際是一個象;而象如果沒有經過名來論定,它就還沒有確定。

  

   中國哲學基本上主張“象在形先”,所以對我們來說就很清楚,當一個文字、一個圖象出現在那里,它就是一個形象,它表意一個象,而它的形我們基本上可以忽略。這是漢字的特點,我們基本上不執著于這個形,而是知道這個形是在表達一個象。所以特別重要的就是:如果象在形之先,象就不被形所拘;而如果象在形之后,象就被形所拘了。

  

   也就是說,這個形,它是經由話語、文字去論定的一個對象化的形體,也就是具體化的形體、形器。而象呢,它當然也可以連在這個形體、形器上,成為體象、器象,但是象之為象,它可以浮出來,浮出來就不為形所限制了。這是華夏文明很獨特的地方。西方起初也有一些圖象文字,譬如埃及的古文字,但是到后來都廢棄了,變成一種拼音文字。因為圖象性文字沒有辦法表達比較高超的、抽象的、普遍的概念。之所以會這樣,就牽扯到象在形先、形在象先的區別,象在形先,象不被形拘束,形在象先,象就被形拘束了。

  

   譬如西方的風景畫,它講究定點透視,要合乎比例,而中國的山水畫是多點透視,所以在寫生上就很不一樣。西洋畫家是固定在一個地方按照比例畫,端視這個世界把它畫出來。而中國畫山水畫的這些先生們,他們是出去游玩,在各處作記錄,然后回來重組為一個象。他們畫得時候講究寫意,因意而把象彰顯出來,基本上是象在形先,意又在象先,而最重要的仍然是道。所以我一直講,“道、意、象、形、言”,這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們說中國的圖象性文字,它最接近存在本身,所以它的語義表達方式,就跟拼音文字很不一樣。拼音文字嚴格來說并沒有文字,它通過符號去記錄語音而構成文字,文字連著語言,在語言之下。而我們的文字獨立于語言,它跟語言有密切關系,但是它在語言之上。譬如說某人的名字用普通話怎么念,用方言念就很不一樣,所謂方言其實就是古漢語啊。比如念我的名字,用廣東話、閩南話、客家話、普通話來念,那差得很遠。

  

   所以中國的文字跟語言是“一統而多元”的關系,漢字的特點在于表象其意義,非常獨特。文字表象意義,它就很接近存在。中華民族重視的是生命情志之感通融合,就是說我們的表意系統有一種生息互動在那里。

  

   西方的語音中心就不同了。語音中心的話語系統,跟圖象中心的表意系統,那就很不一樣。圖象是回到存在本身嘛,而語音就很重視邏輯、語法、結構。所以西方有非常嚴格的文法,而中國重視的是章法,因為漢字最貼近存在。一篇文章、一首詩作,我們整個獲取意義的方法,都跟西方獲取意義的方法不同。所以我經常說,要理解中國古代經典,要讀古詩文,就一定要感其意味、體其意蘊,然后才能明其意義。

  

   覺知到了意味,進一步體會意蘊,最終才能夠明了意義。如果把古文當外文,用文法分析,那分析來分析去,它就死掉了。這一點,我想對于語文的教學也很重要,希望能引起重視。

  

   象在形先、形在象先,這個區別非常重要。譬如中國山水畫,它不是定點透視,不符合物理比例。一幅畫里面,山上面那個亭子,顯然太大了嘛,亭子里面的人,頭幾乎頂到梁上了。為什么可以這樣?因為它是多點透視,畫家走到景象里面去了,透視點是動的。這對我們來講很容易理解,感到很自然,一看就懂。洋人就覺得很奇怪,你跟他說,走入畫中去觀畫,他不能理解。但是你對任何一個中國人說,走入畫中去觀畫,他依稀仿佛就懂。這就是中西文明很不一樣的地方。

  

   應該怎樣去體會中國文化,這很重要,要不然就領會不了,就會拿西方的框架來“格”中國的傳統。我把這叫“逆格義”,劉笑敢先生稱之為“反向格義”。我常這樣比喻,如果以用叉子的方式來用筷子,那筷子當然是非常糟糕的叉子??墑強曜郵強曜影?,它有筷子的使法。

  

   對于人類文明的發展來說,不同文明的原型應該拿出來進行對話,這當中就包括“象在形先”還是“形在象先”。譬如說,基本上中國畫都是寫意畫,寫實也是寫意。你看顧愷之的《女史箴圖》那是寫實,但它最重要的還是寫意,意境如果沒出來,那就不算上品。西方畫基本上是寫實,就連抽象畫也是寫實,抽象畫所寫的實不是現實經驗之實,而是寫一個抽象之實。

  

   中國畫非常重視留白,那里面有一種生命的律動。西方畫尤其是油畫,它要填滿,在這個空間里通過色塊等等來彰顯它后面的本質和意義。而中國畫是要彰顯生命的律動。這很有意思。所以,如果用我的說法,西方重在“話語的論定”,而中國重在“氣的感通”?!捌筆且恢稚牧鞫?。

  

   □:林先生剛才談到“話語”和“氣”的區別,請先生詳細說一說。

  

■林安梧:“氣的感通”是在“話語之前”的,它是無言的。西方追一個東西追到最后就是Logos,邏各斯,中國呢,是“道”。 “道”跟“Logos”也接近,但道是回到存在本身,(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林安梧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儒家   佛學   道家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中國哲學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834.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www.ikwbw.icu)。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