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靜:中國傳統生態思想資源綜論之儒家篇(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8 次 更新時間:2019-06-23 23:47:17

進入專題: 天人關系     儒家生態思想  

胡靜  

   內容提要:“究天人之際”是中國傳統哲學共同的思想特質和理論基礎。盡管“天”在傳統哲學中具有多重含義,但是這些含義在根本上都是基于自然及其規律來理解的。因此涉及天人之際的思考就不可能脫離自然與人的關系問題。事實上,中國傳統哲學及其實踐也正是通過對自然與人的關系的界定得以展開和開展的。在這種意義上,中國傳統哲學本質上就是一種生態哲學。儒家生態思想是儒學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它既是儒學內在的理論邏輯,又是儒學基本觀念形成的價值根據。因此儒家生態思想資源廣泛分布于儒學的經典與諸子們的思想闡發當中。通過對這些經典及其諸子思想的分析,我們可以獲得大量的有益信息。這些信息對當代生態文明建設具有積極且重要的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

   關 鍵 詞:天人關系  儒家生態思想  生生  仁  禮

  

   對于自然與人的關系的認知,一般有兩種比較典型的觀念,一種是自然與人相親的觀念,另一種是自然與人對抗的觀念。嚴格來說,這兩種觀念在任何民族的傳統文化當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體現著人類在謀求生存與發展的過程中與自然萬物萬象之間必然存在的復雜關系。在中國傳統文化當中,同樣也存在這兩種不同的認知傾向,但是總體上,由農耕民族的特點所決定,崇尚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是這一文化的基調。在本土文化當中,儒家與道家是對中國人的現實生活與精神生活具有決定意義的兩大文化流派,這兩大文化流派均承載了中華民族最根本的文化傳統,其思想蘊涵深切的人文關懷,更為重要的是,這種人文關懷乃是基于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深刻把握,亦即司馬遷所謂的“究天人之際”而得以展開的。因此,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中國傳統文化是自然主義的,自然是文化的價值根據,文化是自然的言說和開顯;也是在這個意義上,儒道文化必然需要對人與自然關系作出合理解說,以為其立論奠定堅實的基礎。這正是我們認為其思想體系內涵豐富的生態思想資源的理由。

   本文著重揭示儒家生態思想資源及其特質,道家生態思想資源的闡明將另文撰述。

  

   一、儒家生態思想資源的基本特點

  

   儒學是對儒家思想體系的總括性稱謂。作為中國古代最重要的思想體系,儒學的理論表達雖然幾經調整,但實則具有一以貫之的思想內核與文化精神。其思想內核與文化精神可以簡單地表述為奉天承道、仁以施為。也就是說,天道、仁(有認知與實踐能力的)人是儒學的必備要素。因而,作為儒學基本組成部分,甚至是立論基礎和價值根據的生態思想也必然會貫徹這一思想內核與文化精神,圍繞天道、仁與人三要素展開論說。這一點也從學者們對儒家生態思想闡揚的角度上得到反映。例如,“天人合一”的角度、陰陽和合的角度、同胞物與的角度、成己成物的角度、順天守時的角度、裁成輔相的角度、古代生態制度法規的角度,等等。由此我們總結認為,儒家生態思想資源具有三個基本特點:一是堅持《周易》關于天人關系的基本理念,二是通過“仁”或“理”理順天人關系,三是規范人類活動實現天人和合,生生不息。

   首先,就第一個特點來說?!噸芤住肥瞧穹⑾值鬧泄鈐緄奈幕浼?,其原初的功能是占斷吉兇、預測人事。占筮是古人認知世界的一種基本方式,它是在經驗積累的基礎上,在自然現象與人類社會活動之間構建起某種相對確定的相關性,以實現對人事發展趨勢的預測。因此在《易經》的卦爻辭中呈現了大量時人社會生活的情境,通過對這些經驗情境進行想象和體貼,后人就可以較好地理解古人所謂吉兇的基本規定,理解他們關于自然與人關系的基本觀念?!兌拙費約蛞悵?,象意豐富,辭意深奧,給了后人廣闊的解釋空間,因之成為中國古代文化思想的源頭活水,更有學者直接指認中國的文化傳統就是易文化傳統,認為《易經》確立了“一個通過數和象奠定的宇宙萬有統一于道的系統的認知結構”①,其為后來的文化思想的生發提供了包括基本范疇、基本理念、基本邏輯以及思維模式等在內的原始框架,《易傳》則是對這一認知結構與原始框架的集中概說②?!兌狀范?,《周易》經傳合體,尊為儒家六經之首,凡欲究天人之際者皆由以闡發。因此可以說,《周易》奠定了儒家生態思想的基調。

   《周易》經傳所體現的關于自然與人關系的基本理念包括:(1)自然與人異體同質、相感互通。(2)自然有著內在的規律性秩序性,人的活動受其規制。(3)陰陽的動態平衡是實現自然與人持久發展(生生不息)的根本之道。(4)自然的運動與人的自主活動是影響人類命運的兩大基本因素③。人的活動只有自覺與自然運動相配合,才能成己成物、共生共榮。大概地說,先秦儒學以孔孟荀為代表,在(2)(4)方面多有闡述,強調人的活動要順天應時,備天之養,全天之功,成天之德;漢代儒學以董仲舒為代表,在(1)(3)的基礎上發展出天人感應的理論,強調天人相須互動以實現長治久安,并在(2)與(4)的基礎上將天道秩序拓展到社會生活,確立起三綱五常的社會生態;宋明儒學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重視對《周易》思想的闡發,因此從四個方面均進行了深化和拓展,發展出氣本論、天人一體論等,使“天人合一”觀念得到進一步的窮究、充實和完善。理學更加突出人對自然之道,即自然運動規律、機制、本質等的認知,而心學更加突出人在天人關系中的主導地位,從而將天本論導向了人本論。整體來看,與儒學的精神品質相一致,儒家生態思想貫徹了《周易》的“天人合一”理念,在對自然與人的關系問題的認識上采取的是一種辯證平衡的思維方式,也就是說,它既承認自然與人的內在統一,又認為兩者是有區別的,這種區別主要體現在兩者對于整個世界的現實存在所起的作用不同。自然所行的是無為化育之功,而人所行的是有為參贊之功。沒有自然,萬物無以為生,沒有人萬物無以成其所是,因而從人的存在論立場來看,二者皆不可偏廢。而對于人在天人關系中的作用和影響,從儒家諸子對人性的考察來看,他們又非常重視人性當中存在的與天道相背反的傾向,并將之視為可能導致自然與人均無法實現持續發展的潛在威脅?;詿酥秩鮮?,儒家生態思想非常強調人的自覺反思和責任擔當,這一方面是對人的精神品質的肯定和積極作為的鼓勵,另一方面也是對人的消極傾向的遏制。

   其次,就第二個特點來說。眾所周知,仁是儒家思想體系的核心范疇,被貫徹到儒家思想的全部理論當中。作為儒家學派的創始人,孔子對“仁”有諸多解釋,但主要都是在倫理道德的意義上提出的,也就是說孔子所謂的“仁”主要是就社會生活中人與人關系的處理提出的根本原則和基本精神。愛是仁的本質,仁之愛并非墨家的兼愛,而是有差等的愛,這種差等主要不是指量上的區別,而是質上的差異,或者說有一個邏輯上的先后關系,即先鞏固親親關系,然后將親親關系的相愛模式推擴到其他關系當中。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推擴的機制,才有了將仁愛精神推擴至有關人類生存的各種關系(包括人與自然關系)當中的可能?!叭省鋇姆凍氬⒉皇譴猶於禱蛘嚦鬃悠究障胂蟪隼吹???鬃傭雜諼髦艿睦窶種貧確淺G隳?,并且進行了深入的學習和研究,雖然文獻顯示孔子似乎在晚年才開始重視對《易》的文本研究,但是西周的文化與《周易》的人文精神是貫通的,因此雖然仁的直接來源應該歸于孔子對西周禮樂制度的本質精神的體悟,但是其間接來源則可追溯到《周易》的人文精神。事實上,從《易傳》中呈現的孔子對《易經》的詮釋已經可以看出其仁學思想的注入,以及其仁學思想與《易經》基本理念的內在貫通。從這個意義上說,孔子所主張的仁愛當然又不應僅僅理解為“泛愛人”,也必然會反哺式地推擴于處理人與自然萬物的關系,達到泛愛天下蒼生。誠如戴震所說:“仁者,生生之德也?!裰室?,日用飲食’,無非人道所以生生者。一人遂其生,推之而與天下共遂其生,仁也?!雹莧寮疑枷胝腔謖庋乃悸氛箍?。

   由于先秦儒家對于自然(天)的理解具有某種神秘化傾向,視其為既具有自然性也具有人格性的復雜存在,因此由仁出發,人于功利目的上為了自愛(自保),必須對自然保持敬畏與服從之心,如孔子說“獲罪于天無所禱”(《論語·八佾》)。這里的“天”既有自然意,也有人格神意,這就相當于承認天命(天道)與人事之間的關聯,從而將天人關系設定為道之源與道之踐行者的關系。為此,人要奉行自然生生之道(德),不僅對人,而且對自然萬物都要心存愛惜護生成全之意,即所謂贊天地之化育。宋明學者甚至直接對仁作實體性理解,將仁與植物的果核、種子聯系起來,認為仁包含著生意,如周敦頤說“天以陽生萬物,以陰成萬物。生,仁也;成,義也”⑤,程顥說“萬物之生意最可觀,此元者善之長也,斯所謂仁也”⑥,程頤說“心譬如谷種,生之性便是仁也”⑦,朱熹說“仁者,天地生物之心”⑧,羅汝芳說“蓋仁之一言,乃其生生之德,普天普地,無處無時,不是這個生機”⑨,諸如此類。由于儒家的仁學與禮學是緊密相關的,仁為禮之質,禮為仁之表。因此生態意義的仁也會通過禮制反映出來。比如祭祀之禮中體現的敬天承祖、慎終追遠,實際上就是感激自然與祖先賜予的福祉和給予的護佑;樂禮崇尚的中正平和實則對自然界美好秩序與和諧關系的贊美,正所謂樂者,天地之合;傳統婚禮的禮儀稱之為“拜天地”,夫妻雙方第一拜就是拜天地,其次才是拜父母和夫妻對拜。這也能夠說明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天地被賦予了生生之源的重要意義,諸如此類。在政策制度上禮制也要求克制人的不合理的欲望及其為滿足欲望進行的不合理的活動,堅持“不夭其生,不絕其長”的基本原則,以“不枉殺”、“以時禁發”、“畜養”、“馴化”相結合的方式,實現天人和諧、永續發展。先秦儒家的這種生態思想為后世儒家貫徹始終,秦漢以后自然與人的關系被進一步倫理化,人間的最高統治者稱為“天子”。董仲舒以天人感應說從理論上論證,“天子”之所作所為只有順從天意,才能獲得上天的眷顧,確保其江山永固、國泰民安。否則天就會降下自然災難,以示懲戒,致使民怨沸騰、政治動蕩。宋代張載進一步在形上層面將自然與人的關系界定為親子關系,稱乾父坤母,由此人與人、人與萬物之間則為民胞物與的關系。宋明理學為了能夠更加深入地闡明仁的本質、生發機制、價值根據,進一步提出了“理”這一范疇。他們通過對自然的本質及其運動機制的深入探討,在為“仁”提供本體與價值的形而上說明的同時,也清晰地呈現了天人關系的雙向互動邏輯。因此可以說宋明儒學的生態思想是儒家生態思想最深刻的表達。

   最后,就第三個特點來說。儒家是具有現實主義品質的學派,特別強調在現實生活當中安頓人的精神追求,因此,其理論充滿了達則濟世救民、窮則明哲保身的基本精神。而真正的儒者同樣是徹底的實踐派。由此不難想象,儒家生態思想絕對不會只是某種審美意義上的寄情或純粹道德意義上的空談。儒家生態思想與儒學其他組成部分是內在貫通的。儒學以仁為本的實踐品格可以歸結為克己復禮??思焊蠢袷強鬃用魅分賦齙奈手?,其根本在于將具有仁之本質的禮作為行為基準,當與外界發生關系時,嚴守相應的禮,非禮不為。由此,在處理自然與人的關系時,也應當有禮可據,非禮不為。這種非禮不為就是對人的行為進行規范,給人的行為確立底線。此外,義是克己,即規范人類行為的又一準繩,并且由義的界定來說,義更是一種由事物自身所形成的客觀規定?!噸杏埂匪怠耙逭?,宜也”,朱熹說“義者,心之制,事之宜也”⑩。只有在行為上遵循禮的規定和受義的制約,儒家生態思想才能真正落實到具體的社會生活層面。

現代人類學家明確指出,人類之不同于動物的一個重要方面,表現為其欲望不止于生理層面的自然限制,而會在人文層面得到無限的拓展和深化,也就是說,人類的欲求會隨著自身社會活動(人文活動)的開展與發展而不斷豐富和精致化。人類學家稱這種特征為“非特定化”,實際上就是缺乏先天規定性或者說具有無“止”性。從積極的方面看,這一特性驅使人類不斷創新突破,使得人類文明得以不斷發展,成為這個地球上最強大的種群;但從消極方面看,(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天人關系     儒家生態思想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中國哲學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16840.html
文章來源:《社會科學動態》2018年第11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