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聯陞:帝制中國的作息時間表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12 次 更新時間:2007-06-20 23:53:28

進入專題: 帝制   作息時間表  

楊聯陞 (進入專欄)  

  

  引 言

  

  本文嘗試探索中國帝制時代二十一個世紀中的作息(或工作和游憩)時間表。這個研究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討論官方的辦公時間和假日——換句話說,皇帝和官員在一日及一年中的時間表,這個時間表影響到所有和官方接觸的人。在這一節的結尾,要對學生、僧侶、道士的時間表作些一般性的敘述,因為這些人和官員階層有密切的關聯。第二節包括農人、商人、工匠、仆役和奴隸的營業同勞動時間,以及他們的假日和節慶。為求簡要起見,第一節標題是“官方假日和辦公時間”,第二節標題是“營業時間和勞動時間”。

  我認為這些事情在社會上和經濟上都具有根本的重要性。一個人的工作和游憩時間的比率,是他在社會中所取所予的一個指數——雖然并非絕對(這是當然的)。從另外一個觀點看,我們可以應用一個名為三W的方程式:福利(Welfare)等于工資(Wage)除以工作(Work)。當然,在應用這個簡單的公式時,我們必須考慮下述的因素:實際的工資和名義的工資,工作者事先的訓練,工作的緊張程度,及工作的條件等。有時工作和游憩可能不易分別;例如:一個統治者可能會完全將他專心定策的時候當作一種享受,而一個藝術家在致力于創作時也是一樣。不過,從社會的觀點看,當一個人執行他的角色所要求的職責時,他是在工作。因此,不同社會階層的工作時間表,可以反映各個團體對社會所作貢獻的模式。

  

  一、官方假日和辦公時間

  

  這一節主要限于官員階層的正常時間表,因為每一個官員的工作時間表顯然不必相同——他的職位可能是忙碌的,也可能是清閑的?;褂?,時間表也可能因為國家是在和平時期或處于危急狀況而有所改變[1]。夏天的時間表和冬天的時間表也會有季節性的差異。并且,即便正常的時間表也不能永遠同樣嚴格忠實地遵守。一個懶惰的統治者或官員常常不能按時辦公或視朝,而一個勤謹的皇帝會日夜不休地工作。記錄這些變化,我們可以開始描述討論時間表的正常實施情形。

  首先,我們要問,在傳統中國是否有相當于星期天的例假日?答案是有的.在漢代,官員在每五天之中可以有一天不辦公,這個假日稱為“休沐”[2],下至隋代仍然奉行這一個假日。不過在漢代以后的分裂時期,南方中國曾經有所改變;我們知道,至少建都在今日南京的梁朝曾經規定每十天之中才僅有一次的例假[3]。自唐至元都奉行這一個規定。這些假日稱為旬假或旬休,在每月的十日、二十日和最后一天(即二十九日或三十日)[4]。明、清時代再進一步削減,完全廢去這一類假日的規定(直到民國時期,星期天才成為官方假日)。

  ____________________

  [1] 例如:在南宋初年的危急時期,官員在假日也要留在官署。參考《宋會要稿》,“職官”六十,頁15。

  [2] 例子見《漢書》卷46,頁11下;卷50,頁12上;又見《后漢書》卷74,頁3下。

  [3] 清代類書《淵鑒類函》卷123,頁37下—38上,載梁劉孝綽“旬假”詩;又載隋江總詩,起句是“洗沐惟五日”。江總原仕于陳,但這首詩可能在隋代時作。

  [4] 《唐會要》(《叢書集成》本)卷82,頁1518—1521;《通制條格》卷22,頁4上。

  

  我們如何解釋中國歷史上對例假日的不斷削減?可以想得到的簡易答案有兩個:第一,這種改變可能反映出需要由公務員處理的政府職責(或許是繁文縟節)長期的增加;第二,中國歷史上可能有這樣的一個趨勢,皇帝對待他的官員越來越像一個嚴厲的主人.大致說來,這些解釋可以用于統治權力較前代集中的明、清時期。唐代的事例則有所不同,因為如我們將要談到的,唐代的節慶假日和其他假期相當多。

  要了解從五天之中有一天假期的漢制轉變到在比例上只有一半的唐制,我們必須考慮另外一個因素,那就是官員的住所??梢遠涎緣氖?,漢代官員習慣上住在他們的官署,而不是住在家里[1]。因此在理論上,雖然平常他只在清早和傍晚正式辦公[2],但是在日夜的任何時間他都可以處理公務。由于大部分官員住在他們的官署,休沐的假日對于家庭在一定距離內的官員來說,等于是一個回家的休假。

  根據史籍所載的例子,在這樣的一個假日里,一個清廉的官員由于無力乘車或乘船,會步行回家。一個喜歡交際的人在回家途中,會首先拜訪他的親戚朋友[3]。無疑地,很少官員會不肯休假。下述的故事可以說是一個例外,有趣而且發人深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尚秉和《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1938),頁351—353。

  [2] 《說文》對“申”(下午三時至五時)的定義“吏以鋪時聽事申旦政也”,也反映了這個事實。參見《說文解字詁林》第十四下,頁6643下—6647上。

  [3] 《后漢書》卷106,頁12上。

  

  前漢時期,薛宣守左馮翊(一個鄰近首都的郡),在夏至或冬至,所有官員都休假,只有賊曹掾張扶不肯休假,照常坐曹治事。因此,郡守薛宣下了這樣的一個教令給他:“蓋禮貴和,人道尚通,日至吏以令休,所繇來久。曹雖有公職事,家亦望私恩意。掾宜從眾,歸對妻子,設酒肴,請鄰里,壹笑相樂,斯亦可矣?!閉歐鲆虼俗躍跣呃?,而其他的官屬則贊美這個教令[1]。

  漢代以后,可能繼續有一段時期官員必須住在官署里。這可以用公元3世紀曹魏時期的一個例子來說明,有一個苛刻的官員不肯給一個屬僚一天的假期去探望他生病的父親,而這個屬僚的父親就住在官署附近。大司農王思在他年老的時候變得疑心很重,當這個屬僚因為父親病篤而要求請假時,王思生氣地表示:“世有思婦病母者,豈此謂乎?”第二天,這個屬僚的父親死了,王思一點也沒有悔恨的意思[2]。

  在南北朝時期,當官員開始編組在夜晚到官署輪值時(這個方法在此后的帝制時代中國一直施行),休假的制度就可能有了改變。從唐代開始,官員習慣上是上午或上、下午在官署里,然后回家。當然,如果是一個朝會的日子,京城里的官員會先在清早上朝,然后才到他們的官署。由于大部分的官員和他們的家庭住在一起,因此沒有必要每五天作一次短期的休假.而且,由于官員留在官署的時間減少,削減例假日似乎也是公平的。

  除了類似星期天的休假外,政府的法令也規定了節慶的假日。在唐、宋時期,有放假一天、三天、五天或七天的大小節慶。最長的是新年和冬至,各放七天。在唐代,據我統計,一年共有五十三天的節慶假日,包括皇帝的生辰放假三天,佛誕和老子的誕辰各放假一天[3]。宋代有五十四天這樣的假日,但只有十八天被指定為“休務”,可以推測到其他的假日至少有一部分時間要照常辦公[4]。宋代不認為佛誕和老子誕辰是法定假日,這可能反映佛教、道教影響力的衰退。

  元代規定有十六天的節慶假日[5]。明、清時期,節慶假日起初甚至比元代還少。政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漢書》卷83,頁4上—5上。

  [2] 《太平御覽》卷634,頁2下。

  [3] 仁井田陞《唐令拾遺》,頁732—735。

  [4] 《宋會要稿》“職官”六十,頁4上。

  [5] 《通制條格》卷22,頁4上。

  

  法令最初只規定了三個主要的節慶:新年、冬至,還有皇帝的生辰[1]。實際上,端午節和中秋節也變得重要了。不過明、清時期的主要改變是采用了長約一個月的新年假或寒假。欽天監的官員會選擇十二月二十日左右的一天,作為全國官員“封印”的日子。大約一個月之后,又會宣布另外一天來“開印”[2]。在這一段期間,官員仍要不時到他們的官署,但是司法案件完全停止處理。寒假可以看作是對例假日和節慶假日損失的補償。

  當個人為了執行對家庭和宗族的責任時(例如,近親的婚喪),政府的法令也規定有回家的休假和相類似的假期。最寬大的是唐代的規定,包括[3]:

  一、父母住在三千里外,每隔三年有三十日的定省假(不包括旅程);父母住在五百里外,每隔五年有十五日的定省假。

  二、兒子行冠禮時,有三天假期;如果是親戚,則有一天。

  三、兒女行婚禮時,有九天假期,不包括旅程;其他的近親行婚禮,則分別有五日、三日、一日的假期。

  四、父母親去世,強迫解官三年;如果是軍職,則為一百天。

  五、其他的近親去世,分別有三十日、二十日、十五日或七日的假期;如果是遠親,則分別是五日、三日或一日。

  六、親身受業的老師去世,給假三天。

  七、個人的忌日,給假一天。

  八、在五月有十五天的田假,在九月有十五天的授衣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明會典》(萬有文庫本)卷43,頁1235—1236;《大清會典事例》(光緒本)卷92,頁1上—6下。

  [2] Derk Bodde,tr.,Annual Customs and Festivals in Peking as Recorded in the Yen-Ching-Sui-Shi-Chi by Tun Li-Ch'en(1936),p.95.

  [3] 《唐令拾遺》,頁736—749。

  

  除了最后一項,這些規定似乎大部分為宋代所遵循。明、清時期,許多這些假日或者完全取消,或者成為特殊的,必須等待皇帝的批準[1]。唯一完全嚴格執行的規定是,父母親去世之后強迫解官三年[2]。這些改變似乎顯示了個人對皇帝及父母親責任的增加或不斷強調,相對的忽視了其他的社會關系——譬如對其他親戚和老師的責任。這顯然是明、清時代道德的一個特色。

  關于每日的工作時間表,令人覺得有趣的是地方政府長官的地位有很多地方都像皇帝。這種類似甚至從他們官署建筑構圖的相像反映出來(當然,在比例上完全不同)[3]。一個地方衙門,就像皇帝的宮殿,在前面有大門和庭院,兩側有警衛和屬僚用的小戶間,大堂相當于皇帝的正殿,主要用來執行儀式和其他正式的事情。二堂相當于皇帝的其他殿堂(特別是后殿),主要用來完成每日的職務。在一個小衙門里,二堂或二堂的部分常被指定為簽押房。這個私人的辦公室或事務室,官員可以用來閱覽公文,也可以和他的親信幕僚商談,無論是在上午例常的辦公時間,或者在下午、晚上其他隨意的工作時刻?;實垡不崳送哪康?,指定一個內殿或事務室,雖然不稱為簽押房。衙門后面的部分,用作長官家庭的住所,相當于皇帝后妃的后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明會典》卷5,頁115—116;《大清會典事例》卷296,頁l上—2上。

  [2] 皇帝可以要求官員在丁憂結束以前回復原來的職位,稱為奪情起復(或簡稱起復),但只有在軍機緊急時才能如此。大致說來,唐、宋時期使用這個方法要較后代為多。

  [3] 地方政府衙門的肄筑設計圖常見于地方志。

  

  皇帝的時間表通常從清早的朝會開始。儀式性質的集會通常在節慶的日子,或每隔三天(三日、六日、九日)、五天(五日、十日)舉行。比較不正式的集會則在其他各天甚至每天都可以舉行。朝會的時間早得驚人,約在早上五點或六點。如果朝會到七八點才舉行,就被認為晚了。清代皇帝常在北京城外有名的圓明園視朝,許多官員為了準時到達,必須半夜起床。大致上,清朝的統治者相當忠實地遵守這個早朝的時間,這一事實無疑有助于清代成為一個穩定而長久的朝代,雖然它是外族[1]。

  不過,清朝皇帝的榜樣并非一定為地方官所仿效,雖然他們在自己的官署或者會依據類似的一個時間表。甚至當雍正皇帝對各省長官作特別嚴密的監察時,官員工作仍然十分弛慢。根據雍正朝刊刻的《州縣事宜》[2],許多府、縣官簡直都不在早上開始辦公?!噸菹厥亂恕芬笏歉母?,至于效果如何,那就很難說了。

  中央政府通常用鼓或鐘宣告辦公時間的開始(或結束)。地方政府,特別是府、縣級,一般使用聲音比較不威嚴的傳梆和打點[3]。在笞打的處罰下,衙吏和差人不得不準時到衙。在元代,權相桑哥甚至在相府嚴格地使用這個方法對付他的屬僚;有名的藝術家兼學者趙孟罹馱?蛭?誄恐又?蟛諾醬鋃?荏狀?。在趙孟釹蚋卟愕幕乜廝咧?,桑哥才把這個處罰限于曹吏以下[4]。

  對于官員的升遷,服務的時間(勞)和服務的表現(功)同樣地受到考慮。至少早在漢代,就已經如此規定了[5]。不過,從哪一個朝代開始,政府使用簽到簿讓官員簽到,(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楊聯陞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帝制   作息時間表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古代史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14890.html
文章來源:國史探微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