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兵:蕭公權——真名士,不風流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32 次 更新時間:2013-07-06 12:28:31

進入專題: 蕭公權  

唐小兵 (進入專欄)  

  

  1923年,留學美國的蕭公權到紐約州綺色佳進康奈爾大學,第二年春季學期結束后,此前結識的一位在密蘇里大學求學的中國女生,與一位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女同學來綺色佳消夏。

  蕭公權盡地主之誼,跟她們幾乎每天見面,無所不談。天氣晴明的日子,蕭陪同她們去觀賞附近的風景。有些同學認為蕭公權與這位女生已進入戀愛的階段。此時的蕭公權與留學生胡適一樣,已非自由身,出國前夕(時年16歲),撫養其成長的伯父母已根據生辰八字等為其約定一門婚事,女方是當時年約12歲的薛織英。

  蕭公權的一位清華同學,也是其族侄蕭慶云,正好此時勾留在綺色佳,見此情景便誠懇地勸他拿定主意,不要受舊傳統的束縛,以免后悔無及。當時很多受五四新文化運動影響的青年人,尤其留學國外者,解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辦婚姻者大有人在,而這種選擇往往被譽為沖決傳統婚姻之網羅,而追求自主幸福之生活的勇敢作為。成長于傳統大家族而少時飽受儒家經典熏陶的蕭公權,卻對此種論調與行徑很不以為然:

  “你的建議想必根據一個假定:由父母之命而成的婚姻,不及由自己選擇而成的婚姻美滿。這是五四運動以來流行于中國知識階級間的信條,其實婚姻是否美滿并不全由‘自主’或‘包辦’而決定。自主的婚姻有時可能基于雙方的錯誤選擇。其結果不是家庭幸福而是夫妻反目,甚至走上離婚之路。在交際自由的社會里,青年男女容易因一時感情的沖動,不考慮對方的性格、志趣等等是否與自己相近,便冒昧地結合了。這樣盲目的自主婚姻是有危險的。父母之命的婚姻,就男女當事人來說,也是盲目而有危險的。但事實上這樣的婚姻也未必結果悲慘。簡單說來,婚姻是否美滿,主要關鍵在當事人是否有志愿、有誠意、有能力去使之臻于美滿,而不在達成的方式是自主或包辦?!?

  在蕭公權的思想世界里,自主性未必一定通往婚姻的幸福,尤其當為數不少的五四一代青年人在一種全盤反傳統的獨亢情緒里,過于夸大自主的價值而恣意撕毀舊式婚姻的契約時,這時候的年輕人表面上看似乎自由了,但在蕭公權看來,與包辦婚姻可能的盲目相對照,這是泛濫無歸的“盲目的自由”,這種自我英雄化和正當化的言行,有時候未必有堅韌的心志,去構造美滿的婚姻生活,往往成就的是悲情意識和意氣之勇。蕭公權注重的婚姻自主,是一種更長時段的誠意與自主,而非剎那間的自主決斷。蕭公權認為,就婚姻幸福而言,做決斷容易,苦心經營難。

  或許正因為這種注重責任倫理,而反省心志倫理的精神氣質,讓蕭公權在那個貶抑傳統價值的轉型時代,成為一個反潮流的諤諤之士。他同樣熱愛自由,但這是一種負責任的自由,而非自利式的唯我主義的自由,正是從這樣一種價值世界出發,他為生活世界中的包辦婚姻和個人的抉擇進行辯護:

  “包辦婚姻并不是只顧‘傳宗接代’,而同時企圖達成‘郎才女貌’,‘一對璧人’的理想,兒女的幸福也在考慮之中。我認為除非一個青年確實知道父母代擇的配偶有重大(乃至不重大)的缺點,他很可不必反對。退一步說,即使我反對薛家的婚事,無論是由于原則上反對包辦,或是由于不滿意對方的才情容貌,我可以從早提出異議,而不應該在訂婚十年之后,因為看中了另一個女子,才去解除婚約?!?

  這本應是一種合乎人之常情、常識、常理的論述,作為強勢一方的留學生和新式知識人群體,自然應該擔負更多的倫理責任,至少應該引導其婚約中的對方慢慢轉變角色,調適心智,適應這個新時代,至于這種新舊世界間的溝通是否有效,那要看個人造化??上г謚諫┑暮笪逅氖貝?,這種強調責任論式的自由,完全被邊緣化,而那種意志論式的幾乎不負責任的自由論述,卻流光溢彩,獨領風騷。

  蕭公權引用新式青年胡適的婚姻,來為自己的選擇辯護。胡適同樣留學美國,同樣有一個包辦婚姻,卻在一種“情愿不自由,也就自由了”的心態下,負責任地面對這份傳統中國留給他的遺產。蕭公權引用青年胡適1914年1月27日在美國演講中國婚姻制度的大意,胡適說:“西方婚姻之愛情是自造的(Self-made)。中國婚姻之愛情是名分所造的(Duty-made)?!畢舸喲艘甑?,中國婚姻不是沒有愛情。因為訂婚的男女雖未見面,但彼此之間已互相關注。到了結婚的時候,“向之基于想象,根于名分者,今為實踐之需要,亦往往能長成而為真實之愛情?!倍雜詰筆斃慮嗄暌暈拿韉拿?,任意廢止舊式婚姻的行為,胡適在1918年9月寫成的《美國的婦女》一文里頗有批評:

  “近來留學生吸了一點文明空氣,回國后第一件事便是離婚。卻不想想自己的文明空氣是機會送來的,是多少金錢買來的。他的妻子要是有這樣的好機會,也會吸點文明空氣,不致受他的奚落……這種不近人情的離婚……是該罵的?!?

  這無疑有胡適夫子自道的意味在內,卻因為在一個更廣闊的人文世界里考量婚姻、自由與責任,而顯得格外的意味深長,難怪蕭公權要引其為同道中人。蕭公權贊譽其為“‘新文化’的倡導人,《終身大事》劇本的作者,替面臨二十世紀初葉過渡時期的青年們開辟了一條知新而不棄故厄婚姻之路”。政治思想史大家蕭公權就走在這樣一條迥異于時髦青年的婚姻之路上,不離不棄,坦誠相待,卻收獲了與舊式妻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幸福。

  來源: 《東方早報》2011年4月20日

進入 唐小兵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蕭公權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www.ikwbw.icu),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先生之風
本文鏈接://www.ikwbw.icu/data/65439.html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www.ikwbw.icu)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ikwbw.icu Copyright © 2019 by www.ikwb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